记笙阁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七夕甜饼

摄影师线的甜饼,我还在,《时间偷渡》也会在。

拍摄要开始了,楚子航还在调整相机,恺撒站在背景布前摆姿势,他已经习惯了一次快门声响就换一个姿势的拍摄,现在的他酝酿情绪只需要几十秒,无论什么场景下什么要求都能让自己很快适应。可是今天却有点儿不一样,今天是楚子航和他的私人主题拍摄,连场地都在楚子航家里。
这是楚子航第一次在私人空间拍恺撒,恺撒感觉自己就像个刚刚尝过恋爱滋味的毛头小子,连面前的相机都能勾引起他的无限遐思。他们俩在这间屋子里更过分的事情都做过了,可要命的是楚子航举起相机,恺撒就觉得这个男人非常性感。楚子航这种人,无论是拍照还是修车,都能把他那种该死的、冒着凉气的禁欲感变成让人更想侵犯的性感。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认真工作的样子最好看”。
楚子航拿了一支口红走过来,拔掉口红盖子“咔”的一声在安静的房间里被朦胧地放大。楚子航漂亮的手指捏着黑色的管体,恺撒认出那是纪梵希的“禁忌之吻”16号,他时常需要化妆,对各个品牌都有一些了解,恺撒自己最喜欢的牌子是TF,因为外壳很符合他的审美。
一直都是化妆师帮恺撒涂口红,或者是恺撒自己涂。今天却有点儿不一样,楚子航动作很慢地旋出膏体,看向恺撒的目光和平时一样微凉。恺撒轻启双唇,楚子航把唇膏帮他涂了上去。
膏体在恺撒唇上被抹开,两个人都嗅到一丝杏子果味儿。
楚子航今天真的很不一样。两个人一对视,恺撒就立即明白了楚子航的想法,他伸手揽住楚子航,低下头吻上楚子航的嘴唇。恺撒用舌尖细致地描摹楚子航的唇形,有人说嘴唇薄的人都薄情,恺撒却从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楚子航只是把情绪都藏在心里罢了。恺撒的舌头轻而易举地撬开了楚子航的齿关,楚子航也不甘示弱,缠住了恺撒作恶的舌,楚子航温软的舌似乎有点燃一切的魔力,恺撒只一瞬间就感到一阵燥热,扣住楚子航后脑的手又用力了几分。
楚子航按住恺撒的后腰,恺撒把手伸到楚子航衬衫里面轻抚,又轻轻吮吸恋人的上唇,掠夺恋人口腔里的空气。楚子航用尖尖的犬齿轻咬恺撒,每一下都让人一阵酥麻。恺撒恨不得就地吃了楚子航,理智他要好好拍摄,怀里的人却告诉恺撒不能放纵。恺撒眉毛一蹙,更加用力地吮吸楚子航的嘴唇。楚子航的耳朵已经有些红了,恺撒用两指夹住他的耳尖挑弄,这是楚子航最不能被人触碰的敏感地带。
楚子航的呼吸有些粗重,恺撒的理智几乎要冲破防线,楚子航却在这时候推开了恺撒,轻吻恺撒的额头。
楚子航在一边架好的相机拍下了这一幕,一切都像要有预谋一样地顺其自然。
楚子航把口红塞给恺撒,自己走回三脚架前“好了,我们拍片吧。”
恺撒失笑,弯起唇角用着着火的眼神盯着楚子航,慢慢把口红涂到自己的嘴唇上。
“好啊,反正长夜漫漫。”


等我回来呀~

评论(8)
热度(35)
2017-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