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未来

《The ture love》这个本里的伞修文,在主催允许下把它放出来啦。第一次写伞修,现在看各种ooc+矫情。但是还是很喜欢这篇,叶修和苏沐秋都想了很久。

原作/蝴蝶蓝

文/多子鑫

>>>01

八月的杭州闷热得厉害,汗水黏糊糊的好像热气构成一层膜覆在了身上。叶修在结束荣耀世界锦标赛回国的第二天,就趁着天还没亮一个人来到南山公墓,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

第一、二、三、十赛季和世界冠军的戒指,随着叶修一步步走向苏沐秋的墓碑在他的上衣兜里相互碰撞,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清晨里回荡。

叶修站在苏沐秋的墓前,先从兜里翻出烟盒,抖了一根出来夹在指尖点燃。微不可闻的叹气声隐藏在吐息间,叶修低头看了很久墓碑上面容青涩稚嫩的少年,直到香烟燃尽才开口:

“我回来了,沐秋。”

看着墓碑上苏沐秋的照片,他忽然觉得那张曾经朝夕相对的脸似乎有些陌生。

这是少年时的苏沐秋,如果他还在的话,现在又会是何种面目呢?

叶修问自己,可他给不出答案。这十年他一直努力打拼,为了梦想和荣耀投入了自己的所有精力。十年,从一个骄傲肆意、锋芒毕露的战斗法师,逐渐被时光洗练成了一个内敛稳重的散人。

叶修学会了对太多东西狠心,也包括对自己。

苏沐秋的骤然离世,不是他停止荣耀的理由,毕竟他向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必须坚持下去。

然而就是在这样日复一日的荣耀里,苏沐秋的面容却被他淡忘了。时光就是这样慈悲而无情,它会抹去你的悲痛与怀念,也会掠走你的过往深情。

叶修实在太久没有见过苏沐秋了,当年每天都能听到的一声“阿修”却在功成名就的今天变得朦胧,曾唾手可得的东西如今变得遥不可及。

唯有死亡和荣耀真真切切的存在。

叶修把五个冠军戒指放在手心,又在苏沐秋“面前”晃晃。

这些也是苏沐秋本该得到的。叶修长久以来都坚定地认为如果能和苏沐秋并肩作战,或许现在家里早就摆满了冠军的奖杯。可是世间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如果,于是到如今,他已独身闯荡了十年。

“沐秋啊,有没有想我?世界冠军可真不容易拿,这一趟之后我可就是真的退役了。第三次的‘从头再来’可没法再来了。”

即便是音容笑貌变得模糊,但苏沐秋当年对他说过的话和对荣耀的执着与热爱,从未在他的记忆中失色半分。他与苏沐秋之间的羁绊,只随着时间不断加深,在他的生活里镀上无法磨灭的痕迹。

“满级的君莫笑和千机伞,这可是我辛辛苦苦满世界抢BOSS给你弄的。”叶修从兜里掏出账号卡,咧嘴冲着墓碑笑。他立刻就能想象得到苏沐秋愣了一下,然后掩饰兴奋地把头转向一边跟他说“嘁,得瑟什么换了我肯定材料弄得比你多……咳,还是谢了。”的样子。

少年模样的苏沐秋,口是心非、年轻骄傲。虽然因为生活而有着深谙世事的沉稳,但却保留着年轻时最清晰的热血和天真。

就算是再怎么怀念,生活还是要继续向前。只可惜叶修的辉煌,已经走到了头。 

叶修没在南山多做停留,待了一会儿便点了一根烟慢慢回去。也许世事真的有轮回往复,难得惆怅一把的叶修,刚过了一个十字路口回个头就看到一辆面包车迎面过来。

划破寂静清晨的巨响与四肢百骸沉重的痛楚交织,叶修的脑海里只有强烈的求生欲望。

也许苏沐秋当时就是如此意识清晰地感觉到死亡逼近却无能为力,身体像夹在书页中的枯叶一样脆弱地落下,自己是经历者又像是旁观者。

经历和旁观自己的死亡过程,原来苏沐秋当年就是这么迷茫地离开。

叶修眼前的世界一片血红,他模糊地想起十年前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在荣耀里拼杀血路的光景。

那日子,真快活啊。  

>>>02

叶修不知道怎么抒发现在内心的复杂感受了。

他记得刚刚他还在为了苏沐秋惆怅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车祸,但是可一点都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早就不存在的嘉世俱乐部宿舍里。

他更加不明白,为什么他面前有一个和他长相一模一样却又有细微差别的人。

这个人不是叶秋,却又可以说是叶秋。

面前的叶秋表情有些颓然地坐在床边抽烟,神色间是毫不掩饰的疲惫。尽管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小宿舍里的气味也有些呛人,可是叶秋还是一根接一根地抽着,似乎这样就能把不开心的情绪掺在烟里被燃尽。

叶修回想了一下,这是21岁的他,这应该是第四赛季霸图夺冠那晚。

那晚,有人兴奋地彻夜狂欢,有人只能独自孤单。当初的叶秋无法接受万众瞩目的荣耀,更无处宣泄内心的失落。

叶修看到这一幕还是忍不住老脸羞愧了一把,第一次没夺冠的他果然还是太嫩了,这一根接着一根地抽多浪费啊,六年后的他只要一根就够了。

看样子是穿越了。欣赏完自己没出息的“年轻无知”样后的叶修,即使经过苏沐橙多年的肥皂剧耳濡目染也无法断定他是身体穿了还是灵魂穿了。

按理说怎么穿都应该能让人看到吧?但明显叶秋可看不到他。他的身体却能触碰东西,刚刚他看到叶秋摆在床头柜上的一叶之秋快掉下去,没多想就往里推了一下,薄薄的卡可是一下子就让他给推到床头柜中央了。

如果说这些只是让叶修感到不可置信的话,那接下来看到的可就让他几乎没有思考的能力了。

他看见叶秋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似乎想要伸手拍拍叶秋的肩膀,可是纤细的手指却穿过了叶秋的身体。

他的表情有点无助,却好像早就熟悉这情况了一样无奈地收回了手。

他穿着和十年前一样的橙色T恤,深栗色的头发被灯光镀得变为浅色,眉目依旧如往昔一般清秀,还是叶修最熟悉的样子。

苏沐秋。 

叶修足足愣了五分钟都没能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情况。苏沐秋还活着?苏沐秋一直在他身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心理素质强大如叶修此刻也是心如擂鼓,好像耳边都回荡着自己强烈的心跳声一样。

“沐秋……?”叶修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也不管苏沐秋能不能听见,就只是愣愣地抛出个称呼来。   

>>>03

苏沐秋突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他,也没能反应过来。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四年。不过是因为有许多无法放下的事情,无法轮回转生,所以变成了一个灵。

但他可没有别的灵那么逍遥自在,他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叶修身边儿半径十米,多出一点距离都会身体不受控制地回到叶修身边。

开始他觉得还不错,可是事实上一点也不好。

这四年他也接受了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他他这个事实。

刚去世那时候,苏沐秋是非常不甘的——不然也不会成为灵嘛。

而让苏沐秋不甘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明明他还有那么多没做的事情,还有那么多没有完成的心愿,他还没有看见沐橙长大,还没有打过一场职业比赛,还没有成为神枪,还没有跟叶修那小子一起在比赛场上大干一次……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

……怎么就死了呢?

可是他的不甘显然没什么用,这四年来他看到当初骄傲气盛的叶修一点点变得沉稳,看着叶修成功与失败都只能一个人,看着他的妹妹进入职业圈却被人说是“花瓶”,看着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并肩作战,而自己却只能做一个旁观者。

他无数次想要触碰叶修和苏沐橙,却无数次失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穿过亲人的身体,任谁都不可能接受。

苏沐秋可真想有人能跟他说会儿话。也许是上天恰好听到了他的愿望,苏沐秋闻声抬头,看到了面前有些陌生的叶修。叶修比以前更高了,头发比从前长了一点,眉眼更加成熟了,下巴上还有淡淡的胡茬,好像白了一点又有些虚胖,不如从前挺拔,却沉稳了许多。 

“叶修……”

“是我,苏沐秋。” 

此刻这两个“人”心里都感到非常不可置信,叶修看到十八岁的苏沐秋,心中埋着的想念一下子都倾泻出来,冲得他脑子一片混乱。苏沐秋能隐约感觉到这应该是以后的叶修,却不知是哪年的他。

“叶修,28岁,从2025年8月7日过来。”还是年纪较长的叶修先反应过来对着熟悉的苏沐秋自我介绍。

“你知道的,苏沐秋,18岁。”

这俩人简单地“自我介绍”过了之后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次又是叶修先过去拉住苏沐秋的手。

苏沐秋简直觉得今天受到了精神二连杀,智力值直接跌到见红。叶修手掌微凉的温度清晰地传达到他的手上,对于四年来都没有摸到东西的苏沐秋来说,简直就像给他来了个怒龙穿心。

叶修拉着他就往外跑,他本想阻止叶修,却还没等开口就看见叶修狠狠地撞到了门上。

“哈哈哈!!!叶修大大你怎么这么笨?”苏沐秋立刻嘲笑叶修,什么久别重逢的温情气氛都毁在叶修这一撞上面,叶修本来以为能直接穿过门就跑了……可是没想到这门这么不给面子。

“不就是撞了一下嘛,一点都不疼。”

“得了吧你,不疼你捂什么捂?”

“我愿意捂。”叶修一边嘴硬地捂着额头,一边若无其事地打开门拉着苏沐秋出去。

一边叼着烟的叶秋嘴里的烟都差点掉了,这门明明就反锁上了,怎么还自己开了?

>>>04

叶修把苏沐秋拉到了嘉世的训练室里,虽说记忆有些遥远,但是这晚可不同寻常,叶修清晰地记得今晚没人在训练。这样的情况是很值得感慨,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做,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伤春悲秋。

叶修刚刚可没闲着,他摸了一下兜里的账号卡还在的时候才感觉心快蹦出来了,于是什么事儿都没干就赶紧拉着苏沐秋找电脑登陆荣耀。

虽说现在等级上限不是75,这个时候千机伞也还没完成。但是……上天都这么忽视设定地让他过来了,又更不科学地让他能碰东西,再把千机伞给他弄过来也可以吧?

不知哪位哲学家说过,人生总是要不断尝试的,叶修深吸一口气,在苏沐秋不解的目光下划卡登陆荣耀。

叶修点开人物属性面板时,又难得地手抖了一把。

65级!

正是第四赛季结束时荣耀的等级上限!

本来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在六年前只有一级的君莫笑,现在变成了65级!那么千机伞的话……叶修又赶紧打开千机伞的属性面板。这下子,沉稳如28岁的叶修都感觉眼泪快飙出来了。

65级的千机伞。盾、战矛、骑士剑、太刀、步枪、机械箱、法杖、东方棍、手杖、魔杖、镰刀!十一种形态!

叶修简直觉得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让他在完成千机伞以后还有幸让苏沐秋看到。这边叶修年龄比较大还能稳住,那边年纪轻轻的苏沐秋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看到65级的千机伞之后,苏沐秋一下子就感觉仿佛被一道惊雷劈中般。他竭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可是眼泪哪是那么好控制的东西。苏沐秋赶紧抢过鼠标看千机伞的属性,完全忘了他摸不到东西。

老天真的待他不薄,这回他轻而易举地握住了鼠标。今晚上一连串奇怪的事情让他都震惊得麻木了,苏沐秋随手抹了两把眼角,一门心思扑到千机伞上。

毕竟四年没用电脑,苏沐秋操作烂得叶修都不忍心看,再加上对千机伞不熟悉,即使是在叶修的指导下,他也要反应好一会儿才能切换一次千机伞的形态。但就是这样,苏沐秋也磕磕绊绊地看完了千机伞的十一种形态。

他们没敢开训练室的灯,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角落里电脑屏幕的荧光,苏沐秋专注地盯着屏幕,让叶修觉得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两人一起在大半夜窝在家里抢BOSS打副本的时候。那时候也是这样,灯光映着苏沐秋的脸,俩人谁累了就大大咧咧地往对方腿上一躺。

明明就在几个小时前还感慨淡忘了苏沐秋的面容,现在苏沐秋却这么生动地出现在叶修面前,这是从前他想过无数次,却觉得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现实的事情。

“哎沐秋,你就感谢我吧。我这么一大高手,天天跟网游里的普通玩家讨价还价还跑去虐菜,就为了给咱俩弄这千机伞。”

“虐菜你好意思吗?”苏沐秋已经打开了竞技场,头都不回地嘲讽叶修。

“特别好意思。”

“哎我说,六年后沐橙有男朋友吗?你得替我好好把关。”

“没有男朋友,不过我们队有个小子倒是对她有点意思。对了,我们不在嘉世了,对面的兴欣网吧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苏沐秋已经和人打了起来,对手恰好是个神枪手。

“我后来就去了兴欣网吧,机缘巧合组了个兴欣战队杀回联盟,一举和沐橙他们拿下第十赛季冠军。还有第一届荣耀世界锦标赛,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可都是世界冠军。”

“哎?世界冠军啊,外国对手打起来感觉如何啊?”眼看君莫笑因为操作跟不上就要吃对方一枪,苏沐秋却还是不紧不慢的,一边享受千机伞一边磨着对方。

“哦,我没上场。一叶之秋在一个挺有潜力的年轻人那儿。”叶修停顿了一下才回答,这事儿就算已经过了挺久,他还是没法非常平和地说出来,尤其是在苏沐秋面前。

“这些年你过的好吗?”苏沐秋面前的屏幕上出现“荣耀”两个字,他退出竞技场,转身看着叶修。

“挺好的,一直在带着沐秋大大的份玩荣耀呢。”

“都离开嘉世自己组个网吧战队了还叫好?”苏沐秋也不是傻,这四年来他在叶修身边,深知他这四年其实过得没有那么风光,而后来随着叶修年龄越来越大又不愿意露面,处境一定更加为难。

“要不然哪有机会弄千机伞?”

“傻不傻啊叶修大高手?”

“呵呵,值。”

>>>05

叶修和苏沐秋俩不用吃饭睡觉,但也没那么多时间用嘉世训练室的电脑。还好叶修对嘉世选手的作息时间非常熟悉,选手训练的时候他们俩就出去走走,不得不说上天对苏沐秋好得太过分了,他竟然能在白天跟着叶修出门。听他讲六年后的事儿。

选手不训练的时候他们俩就钻训练室里玩荣耀,叶修还偷偷摸出了自己存的一个战斗法师小号,ID简单粗暴——秋之叶。

战斗法师趁机天击浮空散人又利落衔接连突,连突快散人变化更快,凌空膝撞后君莫笑千机伞一抖崩山击斩落战斗法师,君莫笑竟然趁着秋之叶落地时短暂的空当扔了个僵直弹,出膛动静极大的僵直弹被崩山击遮过了声音。

秋之叶战矛迅速刺出却没能刺穿僵直弹,长达两秒的僵直效果是随便哪个荣耀玩家都不会错失的机会,此刻突然有一根刺藤从秋之叶背部蹿出,秋之叶浮空!

君莫笑散人快打立即连上,但叶修可是用了君莫笑快两年的人,哪可能这么乖乖被打。连突后蓄的冰属性炫纹此刻有了用场,即使是飞速衔接技能的千机伞,在切换形态时也会有破绽,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叶修是最清楚的。

他就是在等这一刻,果不其然冰属性炫纹命中!君莫笑立刻进入减速效果。

大招怒龙穿心破直指君莫笑胸口,千机伞立刻机械旋翼可因减速效果还是慢了一拍,60级大招还是生生吃了不少。

而就是这样,君莫笑和秋之叶的血线才刚刚拉平。

苏沐秋凭借着年龄和手速上的优势之前让秋之叶吃了不少伤害,叶修凭着对千机伞的熟悉和多年累积的操作意识,也一直没让君莫笑出现一分多钟干掉秋之叶的情况。

终于还是君莫笑的屏幕上弹出了“荣耀”两个大字。这几天苏沐秋的胜率和叶修不相上下,这场之后也只是领先了叶修一局。

每一局两人都打得酣畅淋漓,叶修和苏沐秋在打比赛的时候都无比地认真专注,没有因为和对方的关系而放一点水,他们使尽浑身解数为了击败对方,这是他们对彼此的尊重。

苏沐秋觉得这些天前所未有的开心,比他和叶修前些年俩人天天在网游里玩快活多了。心里没有任何杂念,不用算计利益也不用挂念生活,只要荣耀就好。

而叶修也同样这么觉得,他不用顾忌任何事情,也不用去管别人。只要完全沉浸在游戏里,倾尽全力的与对手、与这个自己最亲的人一起做他们最喜欢的事情。

他们用极其认真投入的精彩比赛来表达对彼此的感情,这两个可以说是站在荣耀巅峰的男人用无比纯粹的心战斗着。

十年的思念在矛尖波动,四年的陪伴在伞顶绽开。

这是属于叶修和苏沐秋的荣耀。

>>>尾声

苏沐秋仰头看着天空坐在叶修旁边,听叶修讲他怎么带着五个小白在三大公会面前光明正大地抢了BOSS,弄来血色步枪提升了千机伞。

今天天特蓝,阳光也特好。苏沐秋光看着这天都感觉身体暖了起来。这些天他过得很满足,之前那四年的执念好像都消失了似的,只剩叶修和荣耀这么暖着他的心。

这样的生活真好啊,可是一个灵没了执念还怎么留在世上。

叶修也能察觉到苏沐秋的变化,心里没那么点儿情绪是不可能的,毕竟这样的日子他们两个都还没过够呢。

可是过没过够是一回事儿,能不能过又是一回事儿。

“我说叶修啊,我用君莫笑给你做定情信物行不行啊?”苏沐秋举起薄薄的账号卡递给叶修,笑得特阳光灿烂,账号卡反射的光闪得他睁不开眼,叶修就眯着眼睛回答苏沐秋。

“这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行不行啊,苏沐秋大大?”

“勉勉强强算行吧。我说,你可别忘了我啊。”

“哪能忘了你?”

“那就好。”苏沐秋觉着挺好的,自己本来也就该走了,一直停留在这世上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这几天和叶修一起他过得特享受,这就够了。

“你得给我照顾好我妹妹。”

“一定。”

“君莫笑不能像一叶之秋那样轻易给别人。”

“那必须。”

苏沐秋本来想跟叶修表个白啥的,可是觉得俩大老爷们儿间表白也太腻歪了。于是手指夹着账号卡在额前晃了晃,还扒拉两下刘海跟叶修耍了个帅。

“坚持荣耀啊。”苏沐秋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叶修看得真切脸上却还挂着笑容:“带着你的份呢,玩一辈子也不会腻。”

苏沐秋终于消失不见。

叶修攥紧手里薄薄的账号卡,他其实挺不想看见苏沐秋第二次离开的。

天气确实挺好的。叶修眯着眼睛抬头看向苏沐秋刚才一直看的方向,一朵云特像伞的形状。阳光可真刺眼,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叶修再睁眼时还站在苏沐秋的墓前,手上除了账号卡还多了四个戒指。他抬头看了看,那朵特像伞的云还在呢。

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和你一起,一辈子也不会腻。

评论
热度(29)
2014-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