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这里要有一行空格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无休

给 @温柔搏杀 《复杂情人》本的G文。

设定是“人在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之前会一直持续18岁时的状态,遇到灵魂伴侣后才会衰老。”

原著背景。因时间紧所以结尾仓促,有时间会把原本设定的结尾补完。

我的第一篇恺楚文,害羞。以及恭喜《复杂情人》完售。



>>>1

 

    “狄克推多”与“村雨”刀刃相抵,爆发出巨大的金属蜂鸣声。持刀的两个人丝毫没有被这声音影响,恺撒将刀挥出一个圆弧,以极快的速度向楚子航的咽喉扑去。恺撒伴随着刀光还有君王般的威压冲过来,楚子航并未因这强劲的压力萌生丝毫退意,他就着刚刚抵住狄克推多的姿势将手中的太刀倾斜,弓起脊背直面恺撒这一劈。

    长刀立刻急震,楚子航的虎口被震的有些发麻。他的掌心仍紧紧贴合刀柄,瞳孔中灿烂的金黄才是真正君主的颜色。他左脚有力地猛蹬地面,身体俯冲出去。

恺撒被这一击逼退几步,楚子航并未乘胜追击,而是低头将村雨收回刀鞘。

    “你的状态不好。”楚子航用毛巾擦汗,和恺撒这样的人的对打向来难分高下,他们二人缠斗许久才有了结果。

    “我知道。”恺撒靠在墙上仔细回想了一遍最近和楚子航的对打,他的胜率逐渐降低,可他并未有任何一点松懈训练。他知道楚子航平时训练的所有项目,两个人一直都是你的强度高一点我就追上去,所以他们二人一直保持相同的训练强度。

    但恺撒的状态却越来越差,即便他可以赢除了楚子航之外任何一个学生,但还是有楚子航横在他眼前。恺撒很高兴有楚子航这样一位对手,在之前的很多年里他都是一个常胜将军,遇到了楚子航他才真正享受到势均力敌的感觉。

    “你长高了两厘米。”恺撒正在喝水,楚子航突然冒出这句话,吓的恺撒几乎呛到。

    “你怎么知道的?”

    “这半年我们对打了无数次,你任何微小的变化我都能察觉到。是因为诺诺?”

    “我想是的。”恺撒扬起下巴笑起来,冰蓝色的双眼中几乎盛放不下他的喜悦和骄傲。最好的女孩子是他的灵魂伴侣,这是无论何时都能让恺撒骄傲地扬起笑容的一件事。

    “我希望你也可以快点找到你的那位女孩子,毕竟我很快就可以适应二十多岁的状态,那时我会强过你。”恺撒打开练习室的大门,阳光扑在他身上,衬托出他耀眼的自信。

    楚子航再次拔出村雨,他还没有结束今天的挥刀恺撒就提着刀进来。现在恺撒要走了他自然要继续练习,楚子航挥着刀回答:“恺撒,话不要说的太早。”

    “那我们拭目以待。”恺撒说完就关上门离开,楚子航看了一眼大门,将挥刀的高度稍作改变。

    诺诺穿着小礼服埋头吃炸酱面,恺撒在电话里告诉她找到了一家很棒的餐厅,可是店主无论如何都不接受包场,店主是个漂亮的中国女孩儿,恺撒也就没有坚持。

诺诺一听很棒的餐厅就知道她可能得舍弃自己休闲的装束,作为恺撒的女朋友,就算再不情愿也在苏茜的协助下挑了一条裙子。

    现在诺诺成为了整个餐厅的焦点,她脱掉了高跟鞋大大咧咧地吃面。

    “楚子航说我长高了两厘米。”恺撒左手托腮看着诺诺,右手端着一个小酒杯,里面是正宗的二锅头。

诺诺擦擦嘴上的酱对恺撒翻了个白眼:“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你的好对手楚子航真的不是你的保姆?”

    “我在‘长大’。”

    “喔,我也不是你的保姆。”诺诺端起杯子舔了一小口酒,受不了就马上吐了吐舌头,借此缓解口腔里烧起来的感觉。

    “恺撒你可以直接问我有没有变化,可我才19岁。有没有人告诉你18岁和19岁的女孩子是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变化的?”

    “你变没变那都不要紧,遇到你之后我发生了改变就够了,诺诺,我们是彼此的灵魂伴侣。”恺撒说这话的时候放下了酒杯,身体微倾向诺诺,眼神中的深情扑向诺诺,一副好像会掏出戒指求婚的样子。

    “喔……你说是就是吧。”诺诺很努力地在忍住笑,她也知道这个时候笑出来不太礼貌。可是恺撒一本正经地说出“灵魂伴侣”这种词让诺诺觉得他们在演言情剧,还是连刷脸都刷不出收视的那种末流言情剧。

    恺撒看着诺诺的样子眼中流露出无奈,他坐好继续说下去:“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值得庆祝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没有搞出一个盛大的宴会?”诺诺撇撇嘴反问。

    恺撒被诺诺问住,以他的性格来说,的确他应该在安珀馆举行一个宴会,骄傲地告诉所有人诺诺是他的灵魂伴侣,而不是在一家中国餐馆吃炸酱面。

    为什么没有呢?恺撒难得有些迷茫。他觉得有一种情绪梗在心口,阻止他做出“恺撒应该做的事情”,而一向对自己想要什么十分清晰的恺撒,突然因为这种情绪不确定自己要什么。

    “因为你不喜欢那种场合,既然你是我正确的那个人我有必要照顾你的感受。”好在意大利男人天生的嘴甜让恺撒及时回答了诺诺的问题,诺诺听到恺撒这个回答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捂着小腹,像随时会笑到背过气一样。

    诺诺笑起来的样子张扬而放肆,漂亮的唇线都生动起来。恺撒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跃动的频率因为这个笑容而明显加快,心中的迷惘也悄无声息褪去。

    大概帝王般的男人都是自私的,不舍得自己喜欢的女孩的笑容被其他男人看到。 

 

>>>2

     这个夏天楚子航和恺撒一同出现在练习室的次数减少很多,恺撒推测原因是楚子航最近的“绯闻女友”新生夏弥。恺撒本来对这位血统优秀又聪明漂亮的师妹大有拉拢之意,可惜这朵花和楚子航爆出绯闻之后居然去了新生联谊会。

     自从夏弥入学之后,恺撒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与楚子航拼个刀。即便楚子航一丁点的变化都会有学生会的小弟及时报告给他,连长智齿这种小事都没有落下。恺撒也很想亲自体会他的宿敌的身体有什么变化。

     毕竟恺撒的身体已经比去年更加健壮,隐隐有了成熟男人的影子,他不希望他的对手还是一个十八岁男孩的状态,这样会让他有一种欺负“小孩子”的感觉。

     恺撒试图找过楚子航,可楚子航总是不见人影。

     明明有一个宿敌的存在,这个宿敌却无法履行“宿敌的责任”。

     恺撒握着一个水晶杯子靠在长椅上,学生会的例会他总是无法投入进去,所以他总是一边听着自己得力下属的报告,一边在桌子下面拿着平板电脑刷守夜人讨论区。

     一个一小时前发的帖子已经飘红,楚子航两年的体检报告并列摆在一起。两年不同的身高被两个红色的圈标注出来,帖子的标题是“楚子航遇到真爱?苏茜还是夏弥?”

     帖子里还有楚子航和夏弥的各种照片,两个人一起在图书馆找书时楚子航扶住差点摔倒的夏弥、楚子航给夏弥讲解知识、楚子航和夏弥一起吃饭……数不胜数的照片。

     有人开了一个赌局,一边是苏茜一边是夏弥,夏弥那边票数极高,而楚子航的上一任“绯闻女友”那边则票数少的可怜。

     恺撒登录狄克推多,高调的在夏弥那边的押了一千块。

     “确认支付”的对话框跳出来,恺撒脑海中突然闪过楚子航挥刀时专注到只有刀和恺撒存在的双眼。

     恺撒并不认为楚子航会喜欢这种赌局,所以他才有高调押注的打算,毕竟这是一个能给楚子航添堵的大好方式。

     可是此刻恺撒却突然因为脑海中飘过的一个眼神而犹豫,他没有由来地烦躁起来。楚子航是那种会有灵魂伴侣的男人吗?楚子航看起来就像一个苦行僧。此时恺撒完全忘记自己一年前对楚子航说的那句:“我希望你也可以快点找到你的那位女孩子。”

     对话框因为长时间没有操作而自动退出,恺撒扯开领带,突然觉得此时安珀馆有些闷热。

     学生会的各位部长们一齐看向他,帕西诺有些惊诧,他站起来走到恺撒旁边,弯着腰在恺撒耳边很小声地提醒:“你怎么了?就算不喜欢也尽量坚持下去吧。”

     恺撒听到自己副会长的提醒意识到自己的确有些过火,理好衣领站了起来:“抱歉各位,下午安珀馆的空调就会换成新的,你们继续。”

     帕西诺松了一口气示意部长们继续报告,而恺撒也收起平板电脑坐好。烦闷紧紧绕着他的心,勒得恺撒喘不过气。

 

 [索尼克:我不认为楚子航会选择她们中的任何一个。]

 

     偌大的练习室里只有恺撒一个人,空旷得几乎能听到回音,恺撒早早的清了场,只为了在这里等待他那位宿敌。

     不需要释放镰鼬恺撒都能听到楚子航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随着楚子航逐渐靠近大门,恺撒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楚子航总是能轻而易举地燃起恺撒的热血。

     “开始吧。”楚子航进门后立刻拔出了村雨,在来的路上他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为的就是能与恺撒尽快开始比赛。

     “我很期待体验你的改变。”恺撒毫不犹豫地拔出刀,如同捕食的狮子一旦确定目标便会立刻抢占先机一般,伴着威压扑向楚子航。

     刀锋划破空气的声音掠过耳畔,恺撒出手是很普通的纵切,倾注全身力量的暴击落在“村雨”的刀身上。楚子航横起刀身直面这迎头一劈,双脚用力蹬地稳住身形。恺撒的力量比起他上一次与恺撒拼刀强了不少,这一刀他接的有些费力。

     但也只是费力而已!楚子航紧盯刀尖,全身血液似乎都沸腾起来,仿佛要从身体中蒸腾而去般剧烈燃烧。他握紧刀柄将刀身滑向对方“狄克推多”的刀尖,楚子航将全身的力气都汇聚到手臂,不遗余力地抵住猎刀斩过去。

     室内的空气都因交战而变得灼热,楚子航的手腕被斩切时的震动弄得发木。

     但是恺撒还未停下,这点麻木也不足以让楚子航停下。

     恺撒立刻用后跳化解楚子航这一刀,在落地的瞬间抬手挥刀,刀身扬出一道巨大的圆弧。银光直闯楚子航下腹,楚子航后退一步,单手持刀挡住狄克推多。

     恺撒猛地起身,视线越过刀光投向楚子航流溢着金色的双眼,双眼中丝毫不掩饰战意,楚子航回给他一个凌厉的眼神。两个人的心跳都因对手的强大而擂动起来,汗珠从二人的双颊滴落,他们双方都十分尽兴。

     “楚子航,看来你已经将你的力量运用的得心应手了。”恺撒将刀身放平向楚子航猛地推过去,楚子航此时的气质如同一把移动的战刀般锋利。

     楚子航并未开口回应,而是握紧“村雨”承受着恺撒饱含力量的一击。他的目光穿过两刃相接的火花落在恺撒脸上,眼神中毫不掩饰面对对手的兴奋。

     “夏弥是你的那个女孩?”恺撒再次开口,此时“狄克推多”与“村雨”还紧紧抵在一起。楚子航愣了一下,恺撒并没有趁着这个空当攻击,而是收起了猎刀。

     “我也不太清楚。”

     “什么叫你也不清楚?我以为你身体有了变化之后情商这方面也会有长进。”

     “我也不清楚我对她的感情。”楚子航难得再次在恺撒面前表现出犹豫。

     恺撒看到楚子航一副犹豫的样子,心中本来因酣畅淋漓的对打而消失的烦闷再次填回心头。他很不想看到楚子航这种表情,在他眼里他的对手就该和他一样,永远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我觉得诺诺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楚子航看恺撒不作回答,在心里思考一番说出这句话。他与恺撒的感情并没有好到可以评论恺撒的女朋友,可他心里却有说出来的冲动。

     “这不关你的事,女孩子都是这样的。”恺撒听到楚子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一句话,心里也升起莫名其妙的火,撂下一句不关楚子航的事就提着刀出门。

     楚子航一个人待在偌大的练习室里,刀归鞘时金属碰撞的声音清晰入耳。

  

>>>3

    雪白的波浪撞在黑色的礁石上,溅出无数细小的白沫。海面的尽头绵延到与漆黑的天幕交接之处,海浪股股涌动,在探照灯的照射下仿佛一片片鳞。深深浅浅的黑云在天顶翻涌,气势森然。

    恺撒迎风坐在船头,金发偶尔会飘起来挡住他的视线,该是帝王蟹出锅的时间。

    恺撒的两只手都没空,他将上身后仰肘部撞了撞楚子航的后腰。正在和源稚生说话的楚子航说了声抱歉转过身来,问恺撒:“怎么了?”

    “左胸口的兜里有一个发绳,你可不可以拿出来帮我绑一下头发?”恺撒正在调海鲜酱油,如果忽略他身上的潜水服,他现在专注的神情可以直接去饭店的后厨里,没有一个人会怀疑他的大厨身份。

    楚子航沉默,他很想问为什么不是路明非或者源稚生。可路明非正在一边望天,源稚生听到恺撒的话之后就考到一边抽起了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恺撒又催了楚子航一遍,语气中带着一点挑衅跟他说:“你连这种小事都不会做?”

    楚子航弯下腰去摸头绳,潜水服非常贴身,恺撒胸膛的热度清晰地传达到楚子航的指尖,甚至能隐约感受到恺撒心脏正有力地跳动。楚子航摸到头绳后就立刻将手指抽离,他本来有些凉的手指似乎被恺撒的胸口引燃一般泛起热度。

    楚子航顿了顿,默不作声地帮恺撒绑头发。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之前学校偶尔会派二人一同执行任务,而所有能为楚子航添堵的事情恺撒都很高兴去做。

    其中也包括在恺撒双手沾满血的时候,一脸无辜又眼中写满狡黠地对楚子航说“你能帮我绑个头发么?我不想在头发上弄上血。”楚子航不得不答应,因为恺撒是组长,恺撒可以写楚子航顶撞组长或者不服从管理,总之比给恺撒绑头发更让他窝火。

    楚子航利落地绑好了头发就立刻站到船舷边继续和源稚生交谈。源稚生虽然脸上没有表示心里却十分费解,这两个人不是宿敌吗怎么演起了相亲相爱梳云鬓的戏码?难道他又理解错了这两个人的关系?

    恺撒此时打开锅盖将帝王蟹放在冰上,用狄克推多拆蟹的同时仔细听着一边源稚生与楚子航的对话。恺撒心想他的宿敌对他的评价十分精准又模糊,等待楚子航的灵魂伴侣的过程他非常急切,好像那个灵魂伴侣是他一样的紧张。他希望他的宿敌能遇到一个好姑娘,可他没想到他的宿敌遇到了一条母龙。

    但让恺撒疑惑的是那件事情过去了快一年,楚子航仍没有停止“长大”,楚子航身体的各项机能都明显与去年相差甚远。但据恺撒的了解楚子航身边并未有什么像是灵魂伴侣的人物。

    恺撒切好了帝王蟹招呼其他人过来吃,这样该享受的时候他不会费脑子去想其他的事。

    蒸锅里弥散出蒸气来,飘向弥补黑云的天空。

    白色的蒸气从水中蒸腾而起周旋在恺撒身边,恺撒裸露的上半身融在白色中。他的旁边是同样赤裸着上身靠在温泉边上的楚子航,潮湿的雾气温吞地包裹住二人,肌肤很快就有了润滑的感觉。

    他们两个人泡了很久才去掉身上浓烈的香水味,恺撒正在卸他可笑的紫色眼线。

    日本海下恺撒陷入肺螺堆的一幕莫名其妙地在楚子航的脑海中与眼前的一幕交叠,楚子航轻摇了摇头把奇怪的想法从头脑中驱逐。他们是在海下如何被抛弃后来又是被黑道追杀还清晰地烙在楚子航的记忆中。

    “你那边的结果如何?”楚子航用棉布擦拭仿制村雨,和恺撒之间正好隔着一把刀的距离。

    “基本摸清楚了换看守的规律,不过他们最近加强了戒备。”恺撒卸完妆从一边的桌子上拿出一瓶Cirsion,现在做牛郎的他只能喝得起这种店里不太贵的酒。

    “我会找个机会行动。”楚子航擦好了村雨准备出温泉,恺撒却过来递给他了一杯酒。

    “我们谈谈任务之外的事情?”

    “谈什么?”

    “你没有停止‘长大’这件事情我非常在意。如果那个龙王没死,那么你的真爱也许是她,但是那条龙的的确确已经死透了。楚子航,你的灵魂伴侣不是她。”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楚子航此时没有戴美瞳,眼神越过氤氲的水气锁在恺撒身上,君王的威严冲出金色的双眼。

    “作为对手我对你身体的变化很在意。”恺撒知道自己戳到了楚子航的痛处,可看到楚子航这样愤怒的样子他却难得没有因为给楚子航添堵而开心。

    “诺诺没有长大,也许你的真爱也不是她。”楚子航面无表情地道出了这几个月以来恺撒非常在意的另外一件事情,他忘了在让对方不高兴这件事上楚子航也从未输给过他。

    恺撒难得在诺诺的问题上没有很迅速且带着骄傲地反驳楚子航,而是默默举起酒杯喝干净里面的酒,表情带着些微茫然。看着恺撒这个样子楚子航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被触动了,那个地方夏弥活着的时候没触碰到,死了也没触碰到,却被恺撒一个无声饮酒的样子给扫了一下。

    “抱歉,你心里觉得没问题就可以,这件事情我不应该过多干涉。”楚子航斟酌了一下还是选择对恺撒开口道歉,毕竟诺诺对于恺撒的重要性他十分清楚,也是因为这样他不能用诺诺给恺撒添堵。

    “要是我问心有愧呢?”恺撒看着楚子航,冰蓝色的双眼带着灼人的热度。

    楚子航听到恺撒这句话想起他曾经在继父的书房里看过的《倚天屠龙记》,那时候楚子航才上初中。读书是楚子航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任何书他都可以捧起来读得津津有味。

    他那时候不太明白为什么周芷若面对坦坦荡荡的张无忌要说“倘若我问心有愧呢?”这种话,现在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恺撒要对着余怒未去的他说“要是我问心有愧呢?”

  

>>>4

 

     看到楚子航的半个身子陷入电梯井的一瞬恺撒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该死,随后就立刻向着暗处的偷袭者连续开枪,可偷袭者藏在楚子航身后让恺撒完全无从下手。此时居然是靠着那个象龟源稚生拉住楚子航才使得楚子航不至于掉下去。

     偷袭者猛地跳起时恺撒立即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个机会,他完全忽略了为什么偷袭者在黑暗中会有那么明亮的一双黄金瞳。毫不犹豫地举起沙漠之鹰顶住怪物的头发射子弹,恺撒神色漠然将子弹全部送进怪物的脑子里,黑红色的血花有一些溅到了恺撒的手腕上,黏腻温热的液体使恺撒有些恶心,他抬脚踏在怪物的胸膛上,下脚的瞬间响起“砰”的一声,恺撒猛地发力将怪物踹回电梯井里。

     他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愤怒。

     滚滚黑烟和橘黄色的火焰中,恺撒看到正在搀扶源稚生的楚子航背后有一名死侍。那名死侍快要抓住楚子航的肩膀,恺撒几乎是下意识地对着那名死侍射击。看到楚子航立刻反应过来拉着源稚生贴地翻滚恺撒松了一口气,可接下来一条巨大的火蛇扑在他们二人身上,恺撒通过镰鼬清晰地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

     恺撒浑然不觉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紧张,他不知道那是楚子航的骨头还是源稚生的,但他看到楚子航握着刀劈开死侍手臂的姿态。他立刻奔到楚子航身边,这个时候无论有没有用,和楚子航距离近一点都会让他觉得更安心。

     楚子航做出拆源稚生铠甲的动作恺撒就知道楚子航要做什么,他在心里暗骂楚子航擅自做决定。同时恺撒也配合着楚子航给源稚生止血的动作,不动声色地又观察了一遍地形。

     楚子航的身影消失在火场里之后恺撒觉得有些紧张又松了一口气,他恶狠狠地往司登冲锋枪里填子弹借此保持镇定。所有的枪都填好子弹之后恺撒开始对空鸣枪,他从未如此迫切地想看到那个讨厌的身影。

密集又凌乱的刀声清晰抵达恺撒的耳边,恺撒大吼了一句脏话,他痛恨这种做什么都没用的感觉,终于电梯到达了!

     “楚子航!”恺撒声音有些嘶哑地叫出楚子航的名字。

     恺撒看到楚子航携着火焰飞奔过来。

     恺撒看到巨大的蛇影扑在楚子航背上。

     恺撒紧紧抵着楚子航的后背对死侍开枪,高温炙烤着他们的身体,浓烟充斥在二人身边,恺撒甚至只能看得清冲过来的死侍可怖的面容。这样和他的宿敌在火场中进行也许是最后的一战他一点也不觉得惋惜,毕竟好对手不是很容易找到的,能战死是一个男人的荣耀,更何况是和楚子航这样的好对手一起。

     枪口有火焰在疯狂地叫嚣,突兀暴戾的枪响连绵响起,恺撒如机械般重复着精准的发射动作,和楚子航保持相同的步调往电梯井方向移动。这对宿敌此时默契地仿佛精密设计的齿轮,每一步都紧扣对方。

     他们两个人都从不向命运低头,他们也从不向任何事情低头,固执又笨拙地保卫自己心里的东西。

     无论是深海万里还是熊熊烈火都不能使他们低头,死亡也不能。他们都是骄傲的人,谁会讨厌和自己一样骄傲的人呢?

     “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的灵魂伴侣是谁了!”恺撒撞了一下楚子航背后凸起的蝴蝶骨对楚子航大吼,霰弹用尽恺撒就端着司登冲锋枪射击,他已经没有可以扫射的资本,只能在死侍逼近时开枪。

     “这个时候还说这个?”楚子航反手挥出蜘蛛切劈向恺撒左侧的一名死侍,对恺撒不着边际的话题有些无可奈何。

     “是我!”恺撒语气里的骄傲比火场中剧烈燃烧的火焰还烫人,楚子航被恺撒这话冲击到,有了几秒的迟疑,这时候一名死侍贴近楚子航,恺撒拉住楚子航的手臂侧身顶着那名死侍的额头连开数枪。

     蜘蛛切穿过恺撒腋下将一名死侍拦腰斩开,他的手腕瞬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楚子航贴着恺撒的耳朵对恺撒说:“你的也该是我。”

 

     “我不会把刀刺进那个女孩的胸口,无论她是不是龙王。”

     恺撒说出这话时被楚子航汹涌的怒气震住,浓浓的敌意像图钉一样经由那双溢着金色的双眼敲进恺撒的眼睛里。即使是他们二人最针锋相对的时候,楚子航看向他的目光也从未如此暴戾。

     有那么几次恺撒是后悔说出这种话的,比如他刚刚又梦到了楚子航那天愤怒的双眼。恺撒转了个身拥住躺在旁边的楚子航,现在是凌晨三点,楚子航平稳的呼吸声就在恺撒的耳边。

—TBC—

评论(2)
热度(73)
2015-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