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这里要有一行空格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时间偷渡【三】

《龙族》恺撒x楚子航

看开头会比较蒙,到了后来就会好很多。

楚子航消失设定的小甜文,很烧作者的脑子。

前文见

http://lvxinixn.lofter.com/post/25e140_9c75e54

强光突然在恺撒面前闪过,恺撒下意识抬手去挡。他的头仍有些昏沉,刚刚猝不及防的疼痛余韵仍未褪去,在他身体中肆意撞击。

“路明非你干什……”恺撒有些不满地皱起眉,手扶在额头上慢慢睁开眼睛,抬眼却看到自己衣袖变成了灰色,他穿的明明是学生会的白色衬衫。

白光从恺撒头顶浇下来,恺撒仅仅是晕了一下就从卡塞尔的钟楼到了一个摄影棚。他的对面不是路明非也不是学生会的成员,而是一个举着相机的年轻男人。看起来刚刚的光也是出自于对方手里的闪光灯,周围的人都惊讶地看着恺撒,对面的摄影师虽然脸色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但是眼神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出惊讶。

“恺撒你干什么?”摄影师开口询问。

这位摄影师的头发很短,鬓发紧贴着侧脸的轮廓,瞳孔是温和的浅栗色,影棚里的光投在他的脸上,浓密眼睫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挺拔的眉飞进刘海间。他的表情像走在T台上的超模一般冷若冰霜,这份冷淡却为俊朗的面容平添了几分禁欲的美感。

恺撒觉得他很像一个人。

“楚子航?”恺撒不知道楚子航是谁,却在看到这个摄影师的一瞬间觉得他就是楚子航。好像脑海里无数根断了的线突然接上,这些线本复杂交错打成无数个死结,却突然绷断重组排列整齐,它们的源头指向面前这个男人。

“有什么事拍完再说,服装给他换一件衣服。”楚子航隔着几米的距离冲恺撒点头示意,这一个点头扫干净了恺撒肚子里的一堆问题。

莫名其妙。

恺撒心里冒出这四个字,笑着脱下身上的灰色衬衫给一边的助手。

恺撒换了一件银灰色的毛衣,和他刚刚脱下的衬衫似乎是一个系列,V领毛衣露出笔直挺拔的锁骨,即使套在恺撒这种身材偏壮的男人身上仍显得很宽松。毛线中似乎是掺了银线,在灯光下泛着模糊闪亮的光,让人想起阳光下的雪地。

助手过来帮恺撒戴上了一个皇冠,白金皇冠被助手斜扣在恺撒头顶,不太规矩的戴法透出几分慵懒的味道,恺撒天生的贵族气质又将这慵懒衬得格外张扬。像是正在休憩的狮子,虽然全身放松但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颤栗,低调却浑身上下都展示着强大。

恺撒尽量学着楚子航仿佛结冰湖面一般的表情,将自己放空只做衣服的陪衬。可是他本人太过夺目,无论表情怎么空洞都掩饰不了他海蓝眼神中流溢的光彩。

“恺撒你今天怎么了?你不是在秀自己。”楚子航开口之后影棚里本就有些冷淡的气氛瞬间直降冰点,每个人都更加沉默,一时间只剩下机器运作的声音。

“我明白,再来吧。”恺撒看过很多服装秀,身边也不乏超模,他自己也能感觉到他的表现不好,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好胜心猛地开始作祟,直觉告诉恺撒不能在楚子航面前失败。

恺撒的表情随着楚子航举起相机的动作变得冷峻,眼神像是冰川下的深海一般寒气逼人,金色的刘海垂下来几根遮在他眼前挡掉几分寒冷,他的气质与衣服完美融合。

嵌在皇冠中间的蓝宝石在闪光灯下折射出光芒,比恺撒的那双眼睛更加耀眼。

楚子航与恺撒的配合堪称完美,好像他们本就是天生的搭档。楚子航每一个眼神暗示都能清晰准确地传达到恺撒心中,变成恺撒下一个动作被楚子航手中的相机记录。

恺撒想他们要么如路明非所说真的是敌人,以恺撒的性格只有足以匹敌他对手才能和他如此默契。要么他们就是挚友,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

这样的配合怎么会是敌人呢?

恺撒忍不出勾起唇角,在感受到楚子航微冷的目光后立刻收起笑容。但是他知道,楚子航绝对捕捉到了刚才的那一瞬。

楚子航也的确捕捉到了那一瞬,画面里恺撒金色的长发垂在肩膀上,挺拔的鼻梁上落着蓝宝石折射出的光,嘴角弯起一个惬意狡黠的弧度。恺撒真的很难去衬托衣服而不是让衣服来衬托他,只要恺撒简单露出一个笑容……这位天生的王者就能夺取所有目光。

拍摄进行了好几个小时才完毕,恺撒换了十多套衣服在楚子航的镜头下装了一下午面瘫,换回“自己的”衣服后他发现“恺撒”的风格和他略有不同……好像要再有朝气一些,颜色的搭配上要跳跃许多,恺撒在心里吐槽这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伙子才驾驭得住的风格,但是却和他的品味没有错开。

穿衣镜里的恺撒并没有年轻到二十岁,而是显出一种介于成熟男人和大男孩之间模糊却界限分明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透着隐约的不羁。

仿佛是另一个世界更加不受拘束的自己。

换完衣服后恺撒还从兜里摸出了几个发圈,让他感到些许欣慰的是还好发圈是黑色和灰色这种相对不那么张扬的颜色。恺撒刚准备扎起头发楚子航就放下相机箱过来,修长的十指插进他的发间将头发在脑后拢齐,然后用左手抓住恺撒拢好的头发,右手拨开恺撒的手指取出一个黑色发圈娴熟地绑好一个辫子。

恺撒侧过头看了看镜子,连辫子的高度都恰到好处地符合他的习惯。恺撒转身时楚子航也转身,却被放在一边的相机箱绊了一下倒进恺撒怀里。恺撒不经思考地伸臂圈住楚子航的腰,楚子航也自然地把一只手搭上恺撒的手臂弯腰去拎相机箱。

The little spoon.

恺撒心里浮现出这三个词,他隐隐有了第三种猜测。

“你抱够了没有?”

恺撒闻声放手,楚子航拎着相机箱先恺撒一步走出去。恺撒低头看了看手,好像楚子航微灼的热量还停留在他的掌心。那根本扎在他心里名为疑惑的针,从他看到楚子航开始就悄无声息地被向外拔。

他有点抗拒这根针被拔出来,他一定要弄清楚楚子航的事情,一定要弄清楚为什么大家会忘记楚子航。明明楚子航是一个如此鲜活的存在,只要和楚子航稍稍接近,恺撒缺失的记忆就开始肆意翻涌,叫嚣着寻觅楚子航的存在。

那么首先,他需要适应自己的身份。恺撒看着桌面上摊开的杂志,他的资料明明白白地写在上面。恺撒戴上墨镜跟着楚子航出去,欣然接受自己的新身份。

意大利的夜晚总是灯火通明,处处皆是流光溢彩的景象。建筑精致而又简单,错落有致地勾画出一个温暖且浪漫的城市,意大利人的浪漫附在花香上渗进每一个角落。恺撒这才从一整天的错愕与震惊中找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他的理想里就应该和恋人生活在这个他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带他的恋人走过每一个他在地图上反复标注的美景,喝一杯他喜欢店家的咖啡,忙碌却闲适地生活。

楚子航笔直地站在门口与人对话,风打散他脑后的头发,恺撒走上前去顺手帮楚子航理好,楚子航的话音从看到恺撒的身影,到恺撒把手覆在他的头顶都一直未落。

“老大你这么秀恩爱对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虽然看了很多遍但是还是不能习惯这种事情,你和楚师弟就不能不要这么把我不当外人好吗?这个时候我要不要回避一下?”和楚子航交谈的男人摘下帽子开口,恺撒这才认出是谁。

刚刚芬格尔把自己的脸藏匿在帽子里,恺撒的目光又直接落在了楚子航身上,没有注意到是芬格尔。此刻看到第二个熟悉的人恺撒心里那根针又扎进去几分,他本以为这个世界只有一个消失的楚子航,现在看来只是楚子航“回来了”。

只是一个缺失的重要部分回来,圆满这个世界。

 

 

评论(3)
热度(69)
2016-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