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时间偷渡【四】

《龙族》恺撒x楚子航

轻松愉快的谈恋爱。

第一、二章见

http://lvxinixn.lofter.com/post/25e140_9c75e54

第三章见

http://lvxinixn.lofter.com/post/25e140_9f08072


 

 

恺撒站在一边看芬格尔和楚子航说话,芬格尔语速很快地说着一些恺撒不是很明白的东西。听起来像是关于楚子航和别人的合作,偶尔两个人还会把目光投到恺撒身上。

恺撒好几次以为楚子航转过头是要征询他的意见,可是楚子航只是淡淡地瞥一眼恺撒就挪开眼睛。恺撒只能一言不发地接过楚子航手中有些沉的相机箱,好让楚子航更加方便和芬格尔比比划划。这样的沉默让恺撒有一种挫败感,像是平时想和一些“正常男孩”聊起游戏,却只能用从游戏杂志上了解的一星半点来和人交谈,在别人谈起他没有看过简介的游戏时他就只能干瞪眼。

好像曾经也有一个人让他这么难堪,很给力地用一句话揭开恺撒所有的伪装。久违的有这种输了的感觉,好像自己是一个小屁孩,大人什么都不做就能让自己像丢了糖果一样的失落。

好在两个人并没有让恺撒在这种尴尬里保持他的“小屁孩”心态太久。

“那楚师弟我就不打扰你跟老大二人世界了,你交代的事情我和小路保证完成任务!”芬格尔像是感觉到有点冷伸手裹紧了外套。

“好,再见。”捕捉到他们结束了对话恺撒上前对芬格尔摆摆手,手臂落下时很自然地把手覆到楚子航的腰上,动作熟稔到他反应过来把手撤开时竟然觉得有点尴尬,在楚子航的腰间虚晃一圈,最终怔怔地放下手。

“谢谢,我们回家了,再见。”

来不及处理脑海里“楚子航又这么话少”的念头为什么出现,恺撒就被楚子航句子里“家”这个字眼震了一下,无端生出一种微妙的恐惧感。

像是重伤之中十分艰难地吐出一口气时,既有呼吸终于通畅的快感,又有气体擦过干涩的喉咙时尖锐的刺痛,腥甜的味道从咽喉泛上来,同时牵连起左胸口细密的酸涩。
为什么楚子航提到回家时会这么害怕?恺撒心中像是有野兽在嘶吼,他想离楚子航远一点,最好到楚子航看不到他的地方去!……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保护楚子航。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组成一个家,还想莫名其妙地想保护这个别人口中的宿敌。情况诡异到恺撒想对天开一枪,这比当初在高天原别人往他身上泼酒还难以忍受。那件小一号的和服还挂在他的衣柜里,时不时地让他回想起那段过往。

“恺撒?”楚子航屈肘撞了撞恺撒的腰,恺撒这才回过神来。

恺撒突如其来的走神时居然又揽紧了楚子航的腰,狠狠把楚子航扣紧怀里,力道仿佛要把楚子航揉进他的骨头里一样凶狠。发现自己的行为时恺撒也吃了一惊,他在内心叫嚣着要保护楚子航时竟然不知不觉付诸于行动。

“没事,走吧。”恺撒没有解释自己的行为,楚子航就也没有多问,默默地走在恺撒身前去,二人之间又冒出浑然天成的默契。灯光擦着夜幕的边缘点亮天空,两个人投在地下被拉长的影子慢慢重叠在一起。

走了没多久两人就到了他们的“家”,恺撒在心里记下从工作地点到家的位置。虽然内心对这个世界感到茫然,但恺撒并不抗拒去适应楚子航的存在,甚至很迫切地想知道真相。

楚子航到家之后就洗手进了厨房,恺撒从客厅里可以轻而易举地开放式的厨房里看到楚子航忙碌的身影,以及厨房里的一片狼藉。

几个cupcakes的纸杯散落在桌子上,还有带着奶油的搅拌器和一盆奶油。装巧克力豆的碗似乎是被不小心带翻,恺撒看过去的时候还有几个巧克力豆从桌子边缘滚下。

看楚子航一副游刃有余地样子收拾桌面,这一切一定不是楚子航干的。如果说这个房子只有他们两个人住的话,那么就是“恺撒”干的咯……

明白过来以后的恺撒感觉有点羞愧,即使不是这个他干的也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恺撒”干的,他的教养不允许他看着楚子航一个人忙活。

恺撒挽起袖子对楚子航走过去,隔着吧台俯身过去问楚子航:“需要帮忙吗?”

楚子航抬眼看了一眼楚子航,指尖蘸起一点奶油抹到恺撒脸上。

“我收拾完之后就做饭,你不要添乱。”

恺撒失神地抬手抹了抹脸上的奶油,又开始头痛。

非常仓促地在学校更文,之后会三天一更咯(

评论(6)
热度(42)
2016-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