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时间偷渡【七】

终于过渡完可以谈恋爱了,吐魂。
从刚认识开始的故事,后面还有各种有意思的磨合哈哈哈。

恺撒回去之后一个人在宿舍整理自己凌乱的记忆,为了方便恺撒调整状态,执行部没有为恺撒安排任何任务。
真正开始正视头脑里的碎片时,恺撒发现那些记忆的数量真的是非常庞大。而且不像是正常人模糊不清,只有一个大概的记忆。
恺撒记忆里的每个小细节都清晰无比,他像是一个旁观者,每段记忆中别人动作都鲜活地在恺撒眼前铺开。恺撒甚至能“看到”一些不应该出现在回忆里的东西,就像是另外两个人的生活被展示在恺撒面前,恺撒却能明晰地感觉到其中一个就是自己。
路明非忍了几天没去找恺撒,到了七天后终于按捺不住,叫芬格尔来恺撒这里打听情况。
芬格尔心里有些打怵,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恺撒那天晕倒之后,芬格尔就隐隐约约有一种世界错乱的感觉。在路明非看来恺撒想起“楚子航”是可喜可贺,可是芬格尔却在自己内心深处捕捉到了一丝恐惧。他既好奇楚子航这个人,又不想让恺撒完全想起楚子航。但一码归一码,芬格尔还是很乐意为路明非两肋插刀的。
“老大你在吗?路明非太君派我来打听情况啦!”
“门没锁,进来吧。”
芬格尔一进恺撒宿舍就被屋子里的情况吓到。这位少爷平时说不上极其自律但也算是个有条理的人,现在宿舍里却四处散落着写满字的纸,连酒柜的玻璃上都贴着几十个便利贴。恺撒就捧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地毯上,旁边摆着两个矮几,也各放了一个电脑。咖啡机就放在恺撒身边,随时可以喝一杯现磨咖啡。
“老大你这是遭人打劫了?谁敢闯进你的宿舍?”芬格尔装作惊讶地捂住嘴,脚下小心地避开恺撒放在地上的纸。恺撒倒是没有芬格尔这么紧张,很随意地踩过几张纸,走到酒柜旁边给芬格尔拿了一瓶帕西刚从波尔多酒庄送过来的酒,这酒刚送来之后恺撒就陷入了焦头烂额,还没开过一瓶。
“正好你来了,发挥一下你卡塞尔最强狗仔的能力帮我整理一些信息吧。”
“老大交下来的任务保证完成!老大你需要我干点儿啥?”芬格尔捧着酒瓶一脸狗腿子样凑到恺撒身边,恺撒自己也开了一瓶,直接拿着酒瓶灌了一大口。微凉的酒液滑进喉咙里,连日来精神上的巨大消耗让恺撒顾不上享受闲暇的生活,此时口感醇厚的酒入喉,在恺撒的心里落下一点时光错乱感。这几天虽然很疲惫,但是恺撒觉得自己就应该是忙碌的样子,有一个能与他匹敌的对手就更好不过,恺撒一直认为自己不应该是一个在闲适中孤芳自赏的男人,而是应该享受生活时都有一个对手来提醒他什么时候该去锤炼自己。
恺撒揉揉眉心倒在一边的床上,手臂随意一挥把床上的纸扫到地下,眉目间的困倦扩散到整个脸上。他闭上眼陷入黑暗里,楚子航的面容立刻被勾勒出来。
“我已经把关于‘模特恺撒’的部分整理了一些,你听我说说我的记忆,然后帮我找出一些问题吧,红色的那台笔记本电脑是给你准备的。”
芬格尔立刻捧起笔记本搬了一张椅子坐到恺撒身边,顺便就近抓起几张纸开始整理顺序。
“我第一次见到楚子航那天,是在诺诺家里。”
……
“楚子航你真应该好好感谢我给你找了个这么棒的模特!你知道我找了多少大美妞儿给我走后门儿嘛?这个你再不满意我就不干了!”诺诺一进门就给楚子航撂下这么一句话,把包往楚子航怀里一扔就一头栽进了沙发里,非常不顾及形象地把两条腿翘在沙发背上乱晃。楚子航默默帮她挂好包,去给诺诺拿了一罐冰镇可乐。
“谢谢,你是我所有经纪人里最厉害的一个。”楚子航单手打开易拉罐递给诺诺,另一只手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礼盒在诺诺眼前晃晃。
“楚子航你夸人我还蛮受用的,这是什么?”诺诺直起身接过可乐喝了一大口,随手把罐子砸在一边的茶几上,细小的泡沫从水滴形的开口里跃出来溅到诺诺手上,楚子航恰好递过来一张纸巾。
“楚子航你太会哄女人了,你这样的男人还单身简直天理难容。你从哪儿买到的?这个礼盒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抢光了!”诺诺愤慨又幸福地捧着TF的Lips & Boys唇膏,看着50支娇艳的小宝贝儿在自己面前被整齐地放好,诺诺有想给楚子航当牛做马的冲动。
“我问了几个合作过的女模特应该送你什么,她们推荐给我了这个。东西也是她们帮我买的。”楚子航看到诺诺兴奋的样子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怎么讨好女人,但好在楚子航不吝询问。
楚子航想办一个个人摄影展,在娱乐圈混迹多年的楚子航早已是无数模特明星有钱都请不到的大牌摄影师。但楚子航却并不太喜欢现在的生活,如果说之前的很多年是迫于生计,那么现在不愁生活的楚子航就是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楚子航想找一个人做他的专属模特,和他一起去很多城市旅拍,即便这种事情会浪费一个模特大好时光也有无数人前仆后继。但每个人都不符合楚子航的要求。
诺诺为他找一个固定模特并不是身为经纪人的分内之事,甚至楚子航的旅拍计划会耽误很多工作。但是楚子航保证尽量配合,诺诺也不是个守财奴,询问了楚子航的要求就着手于选择人选。
可是小鲜肉过了一批又一批,诺诺都没有找到楚子航描述的那种气质的人。诺诺十分抓狂,楚子航几乎得罪了她一半人脉。为此楚子航分外抱歉,但依旧不肯让步。只是每次见面都给诺诺带一份礼物。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我就原谅你最后一次,不过说真的,这回这个人你一定不会失望。”诺诺垂着头在手上试色,说话间就在手臂上涂了一排红痕,选出了一个色号后迅速卸掉唇妆涂上刚选好的颜色。诺诺冲楚子航扬扬下巴,微眯起眼睛神情倨傲地看着楚子航,“虽然他很骄傲,但我觉得你们会很合得来。这个颜色怎么样?”
“希望是吧,他是谁?这个颜色很衬你的裙子。”楚子航其实对颜色衬不衬的并没有什么概念,但诺诺今天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又涂了一个很鲜艳的红色,在楚子航的认识里诺诺应该不会搭错,那么就是相衬。
“恺撒·加图索。”
“你男朋友?那个意大利男人?”
“对,就是他。”诺诺收好礼盒虔诚地把盒子捧在胸口,蹙起眉倚在沙发背上,轻咳了几下又拍了拍胸口顺气。“我不知道在哪里招惹了这么个孽根祸胎,他可是家里的‘混世魔王’,我倒盼着你能替我收拾了他。”
“你还看红楼梦?”
“高中课文嘛!我也是在国内读过书的好不好。”
“这位可也是个‘蠢物’?”
“来日方长,你自己看看不就好了。诺诺撇撇嘴举起可乐喝了一大口,在看到易拉罐上的唇印之后翻了个大白眼。
“什么孽根祸胎?”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楚子航循着声音的来源转过头去。
一个青年男人逆着光站在门口,楚子航回头时这个男人正好摘下眼镜。楚子航看到他眼睛里如圣托里尼的海一般清澈的蓝色,看到他耀眼的金发在烈日的阳光下被照射得近乎泛出白光,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热情的笑容,以及笑容下毫不掩饰的骄傲和自信。

这个人像是携着光走过来。

楚子航认出那就是恺撒。
楚子航觉得,就是他了。



恺诺先不要炸后面会讲的。在学校写的比较仓促。回家还得改。😏

评论(3)
热度(22)
2016-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