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这里要有一行空格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蝴蝶骨

一篇原创,还是没忍住摸起了原创。

和《时间偷渡》那篇混更。这是一个关于蜕变的故事。

白惊杉试图让他的目光越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落到教学楼门口的小黑板上,却对着一个个躁动的后脑勺儿叹了一口气。一米七的个子在东北绝对不算高,甚至面前七八个女生都能在身高上给白惊杉造成压迫感。

白惊杉想默默排个队,人却越挤越多,全无秩序可言。新生就是这样,仗着谁都不认识谁就抛下脸面。随着时间一点点流向下午,小黑板前的人有不减反增的趋势。白惊杉本能地抵触和这些陌生的年轻身体接触,却又在心里有一点点急切地想知道他被分到了哪个班。

会有什么样的同学呢?白惊杉有点好奇他们的名字。但他还有着初中小孩儿未褪去的强作成熟的矜贵,硬是要微扬起下巴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等待人群散去——却没有想过人群不屑看他一眼,或只把他当一个装腔作势的傻子

新学校的绿化好的过分,教学楼门口就有十多棵叫不出名字的树。可惜老天似乎并不欢迎这届心生,深灰色的云压在树顶上,树不堪重负地抖了抖,抖出阵阵凉风。

八月末的黑龙江已经转凉,今年更是出气的冷,怕冷却穿着薄衬衫白惊杉皱起鼻子打了个喷嚏。

一只携着热气的手覆在白惊杉的肩膀上,热量迅速在一小片皮肤周围。白惊杉愣了几秒,他的皮肤有些贪恋这样十几度天气里的暖意,跟他妄图和人保持距离的脑子作对。

“同学,我看你站这儿挺久了。不好意思和姑娘挤吧?要不我带你去瞅瞅?”

白惊杉回头,看到一个男生。对方浓眉英挺到嚣张跋扈,眼睛里是纯粹的、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善意。笑容灿烂温暖。他脖颈修长,以至于低头看白惊杉时,白惊杉的目光正好撞上他迷人的颈线和锁骨。

“不用了。”白惊杉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回答。

可是面对对方浅栗色的瞳孔,白惊杉却无法搬出惯用的疏离语气来。

白惊杉咧开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左边眼角边的小泪痣随着他眼睛弯起来的小变化抖了抖。说到底不过是刚刚十六岁的少年,对方一个笑容就能迅速俘获。

“好啊,我叫白惊杉,你能帮我看看你在几班吗?”

“一班。”对方目光都没挪开,迅速给白惊杉报出了结果。白惊杉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即使早就知道结果,在得知时还是忍不住兴奋。他暗自握起拳头,修得平滑的指甲刮蹭掌心,漾起一圈圈痒感。白惊杉不知道喜悦为什么会这么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但面前有个陌生人,他还是要保持一下理智。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在一班,你比我高一名。名字很好听就记住了。”

“谢谢,你叫什么?”

那个男生长臂一伸勾住白惊杉的肩膀,把白惊杉半边身体揽到怀里去。白惊杉的蝴蝶骨撞上他的胸口,白惊杉差点儿就别扭到跳出对方的怀抱。

“我叫李湛,李白的李,湛蓝的湛。以后咱就是同班同学了,我带你找教室去?”

白惊杉突然很想学着李湛亲昵的样子,搂过李湛的肩膀来一段哥俩好式自我介绍,可是性格使然,白惊杉在大多数男生都一见面就热情的仿佛亲兄弟的东北却做不出这套来。

但是这不妨碍白惊杉大方地回答。

“走吧!”

李湛搂着白惊杉在家长和学生间穿梭,偶尔和走廊上的行人打招呼,但却并不热络,颇有几分白惊杉见人时冷淡的模样。他们的班级就在一楼,只不过教室稍微远一些。

他们俩进去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坐了一半的人。有的人在抄黑板上写的必备物,有的人在座位上和同一个初中升上来的人聊天。班主任是个很和蔼的中年男人,大眼睛双眼皮儿,目光一对就让人心里抖三抖,白惊杉觉得这班主任隐隐有狐狸尾巴在晃。

“你们先在班里找个座位坐下,等人到齐了再调座位。你们俩住家还是走读啊?”班主任摸着自己的寸头冲李湛和白惊杉笑。

李湛无奈:“老师,我报道过了,这是领新同学来呢。我是走读的。”

“哦哦哦,想起来了,我这记性不行。”

“老师,我也是走读的。我叫白惊杉。”

“学费交一下,既然是走读的你俩就先走吧,吃个饭收拾收拾行李,下午一点半再回来就行。”

“好。”

白惊杉交了学费就被李湛拐出校门去,他们学校太大了,大学改建的高中,重点部和普通部之间隔着几百米的距离。白惊杉在大门口回头看一眼他们这个坐落于郊区的校园,心里生出几分激动。这就是他的学校了,未来的三年都会在这里度过。

以后过得好还是过得坏,全凭自己打拼。

他就要在这里,为自己的未来打下基础。

“想什么呢白惊杉?”李湛伸手敲了白惊杉脑门儿一下,又顺手摸摸白惊杉的头顶。白惊杉的头发手感好得过分,发质像是婴幼儿一样柔软。李湛没忍住又胡乱搓了几把。

白惊杉也没有避开,而是笑着捏一把李湛腰间的肉。

“想你大爷。”

“你还知道我大爷是谁呢?”

“这不就站你面前呢么!”白惊杉说完就跑,衬衫的衣角在风中飘起来。

“去你的吧!”李湛立刻追上去。

李湛不像白惊杉长得那么晚,16岁的他身高已经183,无论是揽住白惊杉还是追上白惊杉都轻而易举。李湛快追上白惊杉时伸手一勾就把白惊杉揽到自己怀里去,白惊杉后背的骨头又一次撞到了李湛的胸口上。

奔跑的时候李湛就能透过轻薄的衬衫和打底背心隐隐约约看到白惊杉那对凸出的蝴蝶骨。现在直观地感受到蝴蝶骨嵌进胸前与肋间亲密接触,李湛更是不由自主地感叹。

这小子真瘦啊。

白惊杉却像触了电,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立刻拍开李湛的手挣脱他。

“怎么了你?”

“没……没事儿,我后背特别怕痒。告诉你啊,没事儿别瞎摸。”

“唉哟真的假的?快让哥摸摸。”

“去你的,谁是谁哥还不一定呢,你几月的啊?”白惊杉退后一步捏住李湛的两只手臂,防止李湛偷袭。

“我几月的?你先说你几月的。”李湛也不挣,任白惊杉抓着。扬扬下巴露出一带着点儿轻蔑的笑容。白惊杉却从这笑容里读出心虚的意味。也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我?我四月的。”

“巧了,我也是四月的。”李湛这话一出,白惊杉也开始虚了起来。毕竟他的生日在月末,李湛比他大也不是没可能。

“你几号啊?”李湛低头凑到白惊杉眼前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

“27号。”

“靠!”李湛哀嚎一声甩开白惊杉的手。

“怎么了?”白惊杉看李湛这个反应,知道李湛是比他小没跑儿了。

李湛幽幽地抬起两只手。左手伸出两根手指,右手握成举枪的姿势,食指抵着白惊杉的眉心划了一下。

白惊杉知道这是“8”。

“我靠,真的假的啊!弟弟,快叫哥。”

“叫什么叫,你这个儿我叫你哥丢不丢人啊?”

李湛这一句话戳到了白惊杉的痛处。白惊杉虽然挺拔但不高大。在比他高十多厘米的李湛面前更是像个能被拎起来的小鸡仔。

“靠……看我不打死你的!”

“行行行不闹了啊哥错了行不行。你说你是走读的,你家住哪儿啊?”李湛看白惊杉面色不好立刻转移话题,白惊杉也觉得和李湛生气没什么劲儿。

“新区啊。”

“巧了,我家也祝新区,九栋3单元201,你家呢?”

白惊杉露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李湛看到白惊杉的反应,也反应了过来。

“我妈说我有个室友,该不会是你吧?”

“我想是的。”

“那敢情好啊!我还想我舍友会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呢,是你我倒觉得能接受了。那咱俩妈应该在一起收拾东西呢吧?走走走,一起回家去。”李湛松了一口气,他本来也不是什么热情的人。刚才和白惊杉搭话纯属一个意外。

李湛早早来了学校报道,早上就看见白惊杉在小黑板前想挤进去又好像很嫌弃的样子。他开始觉得这人可真够傻的,都是不认识的人就往里挤呗。

李湛就顺势往人堆里挤了。他是班里的倒数第三名,擦着边儿上了重点班,对他来说倒算是个不错的成绩。李湛扫过同班同学的名单,没有一个曾经认识的人。他松了一口气又有一点失望,不过这点失望很快就被周围的人挤走。

李湛又借着身高优势扫了一眼名单,看到他上面那个人叫“白惊杉”。

名字挺好听啊。

李湛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白惊杉这三个字,他一回头就看到了正向人群内张望的白惊杉。

白惊杉一眼看过去就是一个很舒服的少年,黑发与身上干净的衬衫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嘈杂的人群里似是一股清流,鲜明地与周围的人隔开,流淌出自己的风采。

好看,好看,好看。

那时候还没什么重要的事儿说三遍的概念,李湛只知道在心里不断重复这两个字。但他还没忘了正事儿,李湛记住白惊杉的穿着,快步朝教学楼走去。

等李湛出来的时候白惊杉还在全神贯注地那里张望,李湛觉得有点儿好笑。他走到白惊杉身侧,清晰地看到了白惊杉的样貌。

白惊杉的眼尾有一点上挑,眼角还盛着一点儿红晕。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蜿蜒的弧线,好像天生带着几分笑意。李湛恨不得立刻从书包里掏出眼镜,好把白惊杉的脸看得更清晰一点。

李湛决定主动一点,手指搭上白惊杉的肩膀。

“你想什么呢你这么出神,快走快走,我可不认识路啊。”白惊杉挠了挠李湛的腰,李湛才回过神来伸手抹了一把白惊杉的后背。

“我靠干嘛呢你,还想不想走了?”白惊杉大惊,立刻向一边跳过去。

“走走走,怎么不走啊。哥带你去。”

路边的小店音响里飘出老狼的《情人劫》。

 

你的眼睛让我终于知道

你的怀抱让我在劫难逃

 

李湛带着白惊杉去了他们俩的家,李妈妈和白妈妈正相谈甚欢,大有结为姐妹的意思。

两位妈妈看到自家儿子各领着一个男生回来都是一脸茫然,李湛搂着白惊杉亲昵地拍拍白惊杉的肩膀。

“妈,你给我找的这位室友我已经见着了。”

“那正好不用介绍了,我还担心我们家惊杉和室友合不来呢,看你们俩这样倒是能相处的不错。”白妈妈捂着嘴笑起来,这位妈妈穿上高跟鞋要比他的儿子还高一些。

李妈妈早就听说他们高中宿舍管理十分严苛,料想李湛肯定受不了那条件,在李湛还没中考时就找好了这处房子。白妈妈理由也差不多,但动作稍微晚了一些。等她开始找房子的时候只剩下了李妈妈招租。

一个人组下一个房子住三年未免寂寞,李妈妈准备只给李湛找一个室友作伴。可是来看房子的人不是嫌贵就是女生,到了开学李妈妈才碰到白妈妈。

两个人一拍即合,觉得自己找到了生命的另一半。哦不,是另一半房子使用者。

“湛湛以后就和惊杉一起住这儿就行,东西已经给你收拾好了,你住在左边的房间里。每天会有阿姨给你们做好三餐留好宵夜,打扫卫生也不用担心。前两周放假妈妈回来接你,之后你自己回来就行。”李湛的妈妈虽然矮了一点但是一看就是精英姿态,和白惊杉身高不低却气质明显小鸟依人的妈妈形成鲜明对比。

“好的妈妈,你不用担心我,你忙的话就先走吧。”

“你这孩子,这么着急赶我走啊?”

“就是就是,湛湛和我们家惊杉一起吃个饭呗。”白妈妈非常热情地过来挽住李湛的肩膀,一声“湛湛”叫得十分温柔。

“妈,你也是特意请了假来的,你忙就先走吧,我们俩一会儿还得回学校呢。一会儿我们俩自己出去吃点儿就行了。”白惊杉抱了抱他妈妈,居然形成了一幅小鸟依人的场景。

这画面太美,李湛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没礼貌。”李妈妈拍拍李湛的肩膀,递给李湛一个颜色。

李湛立刻正色站好,“妈,惊杉说的也是,既然东西收拾好了您俩也没必要跟这儿浪费时间了,您先回去吧,正好我和惊杉联络联络感情。”

李妈妈考虑了几秒,对李湛点点头。白妈妈捧着白惊杉的脸亲了一口先行出门,临走前往白惊杉的手里塞了一张卡。

“密码你懂得,随便花。”

李妈妈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李湛,李湛抬起双手接下。

“妈,我懂得,随便花是不是?”

“悠着点儿花,我走了。”

送走两位母亲之后李湛就倒在沙发上不动弹,白惊杉在一边正襟危坐。

“哎,你饿不饿?”

“饿,吃饭去?”

“走,我请你。”李湛从沙发上跳起来,扯着白惊杉往外走。

俩人很快吃完了饭,时间也快到一点班。他们一起回教室时只有几个座位,两个人挑了后排的座位坐下,后面有一对女生在窃窃私语。

班主任走了进来,班里很快安静。

“同学们差不多都到齐了吧,我说点事情。”

他们班的教室没有分到好地方,在坐南朝北的厢房里。小教室闷热得厉害,甚至大白天都要开着灯。白惊杉解开了衣领的扣子,对着衣领闪闪风。

“大家也都知道了,我们这个班级是年级前200的班级,就是你们所说的‘宏志班’。来了这个班不要觉得有什么优越感,你们以后的成绩是好是坏,考一考就知道了。当然,我希望每一次成绩调层我们班的人都不会掉下去。大家都是刚上高中,我希望你们尽快找到合适的学习方法。下面我说一些军训事宜,大家找本子抄一下。”

班主任的讲话并没有多么慷慨激昂,却在白惊杉的心里留下波澜。他努力了三年,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站在这个班级。

中考发挥失利,他本以为没有机会的。但他偏偏运气好,今年的分数线降低了那么几分。

本该名列前茅的白惊杉擦边进了这个班级,心里有不甘也有雀跃。

白惊杉想,他一定要让自己重回前列。

李湛看着一边突然兴奋起来的白惊杉,也没头没脑地笑了起来。

他们的高中生活开始了。


学校用的我们学校的设定,俩主角都是东北人。

我很想写一些东北人的日常用语,但是又怕看的人无法接受哈哈哈。

等多写一点再开始慢慢加入东北话吧。

时间设定为2007年,那时候年龄尚小很多事情模糊不清,所有当时的事儿全靠百度。有错误请尽情指出~

评论
热度(5)
2016-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