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时间偷渡【八】

高甜预警。前文点这里

“你可算来咯,我还以为你在路上被什么天降奇雨卷走了呢。”诺诺趴在沙发靠背上,她正好坐在被阳光照射的地方,诺诺微眯起眼冲恺撒吐吐舌头。恺撒无奈地笑了笑,对楚子航打了个招呼后递给诺诺一个纸袋。诺诺掀开纸袋的盖子,里面是一捧粉色的夕雾。

夕雾的花语是热烈想念,和一往情深。

诺诺显然知道花语,撇撇嘴把纸袋放到鼻尖嗅了嗅。但嘴上还是没什么表示:“这儿可不是只有我和你,收敛点好嘛情圣?我们谈正事儿吧。这是楚子航。”

恺撒一进门就注意到了楚子航,诺诺和他提过要和楚子航合作的事情,他自己也对楚子航有所了解。作为一个摄影师,楚子航不仅在摄影作品上的才华令人叹服。他的相貌也是可以跻身名模队伍,在看到真人而不是照片时,恺撒才发现楚子航和照片上竟然也相去甚远

楚子航在照片中被弱化的锋芒此时无所顾忌地袒露在恺撒面前,恺撒能从楚子航的眼神里读到清晰的自信,即使楚子航面无表情也丝毫不影响那张脸的俊朗,反而为楚子航增加了几分禁欲的美感。栗色的眼睛对上了蓝色的眼睛,双方眼神中的骄傲对接,迸溅出微妙的,名为跃跃欲试的火花来。

恺撒想到楚子航曾经拍过的一张雪山的照片。

那是一次日出,可雪山并没有因为日出渡上粉红和黄晕,而是被云层间挣扎出的一束阳光照射,在山的一侧折射出耀眼的白光。那张照片里雪山的冷冽气息与闪耀的光线完美融合,铺成明亮的画面。

楚子航这个人给恺撒的感觉就像那张照片一样,清冽且夺目,又凭空钻出一丝温暖。

在亲眼看到楚子航的时候,恺撒心头微动。楚子航的才华,楚子航的气质,都像初夏时辗转飘扬下的柳絮,突然落到皮肤上,漾起一阵微小的痒。

“你好楚先生,我是恺撒,你未来的模特。”恺撒微抬起下巴对楚子航扬起了一个笑容。明明楚子航还没定下来,两个人连合同,甚至连口头承诺都没有。可是恺撒却用十分笃定的语气向楚子航“宣布”他是楚子航的模特,说完恺撒也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你好,我是楚子航,你未来的摄影师。”楚子航没有笑恺撒的“自以为是”,而是唇角微微上扬,用同样笃定的语气回答恺撒。

虽然恺撒的傲气让楚子航心里有点不舒服,但这正和楚子航需要的风格完美契合,楚子航内心一根绷紧的弦终于放松下来。他的计划里最关键的模特已经找到了。

诺诺看着俩人相视而笑的样子居然觉得自己很多余,她叹叹气,手指抚过怀里的口红盒子。“你们俩先聊着,我还有点事儿要做。谈妥了告诉我,我给你们拟个合同。楚大摄影师,恺撒就交给你啦。”

“这么快就走?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

“你们俩拍照片儿我又不参与,反正以后吃饭的机会多的是,今天就把机会留给你和楚子航咯!”诺诺没给恺撒反驳的机会,一边说一边走出门。恺撒眉毛微蹙,嘴唇动了动,但什么都没说。

“楚子航,我们直接说正题吧。”恺撒坐到诺诺刚才坐的沙发上,拿起桌上的可乐喝了一口。

“诺诺应该已经和你说过了。我的计划是旅拍,因为我们刚认识所以我也不太清楚你的日程。我这边只是定了几个地方,先去哪里都可以,最好能协调我们两个的工作。我们会先在意大利待一个月左右,把意大利想拍的部分拍完再动身去别的国家。要去的地方澳大利亚、中国、日本、冰岛、挪威、荷兰……”

“停,你不用报地名,我也是先去哪里都无所谓。停工一两年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们哪个季节风景最好就去什么时候去哪里,你看怎么样?”

“可以,那我过几天再做一份详细的路线给你。途中拍景和拍你的比例差不多,机票和酒店费用我可以给你报销。服装需要你自备,有时你可能还要……”楚子航的目光对着恺撒的眼睛,看到恺撒认真的表情,明明很正常的工作计划楚子航却莫名其妙地有些羞于启齿。

“还要什么?”

“还要不穿。”

“这没什么,费用你也不用报销,毕竟你的成功也是我的成功,这是个双赢的合作不是么?”比起楚子航,恺撒就坦荡得多。

“好。接下来一个星期你有什么安排吗,我们先磨合一阵子。”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恺撒无所谓地摆摆手,起身凑到楚子航身前。两张脸的距离不过十厘米,恺撒看着楚子航的眼睛说:“我可以为你推掉。”

“没有这种必要。”

楚子航别过头后退一些与恺撒拉开距离,他很不适应与人这么亲密。恺撒也意识到自己失了礼节,尴尬地轻咳一声。

该死,我这是在做什么。

恺撒在心里暗骂自己,面不改色地对楚子航伸出手。“祝我们今后合作愉快。”

楚子航与他交握,而后四目相对。

“祝我们合作愉快。”

 

楚子航坐在恺撒的车里摆弄相机,前额的刘海被夜风微微撩起。恺撒在一个红灯时抬眼从后视镜里打量楚子航。

“你不介意我放个歌听听吧?”

“不介意。”

恺撒选了一首歌,第一句唱起时刚好红灯结束。

 

You know enough to know the way.

Six billion people just one name  I found.

I found tomorrow in today.

Apocalyptic and insane, my dreams will never change.

 

两个人刚一起吃过一顿晚饭,楚子航提出来想接触恺撒的日常生活。

楚子航是这么说的:

“恺撒,我想深入了解你一下,方便带我去你感觉放松的一些地方吗?”

恺撒拿着叉子的手一抖,嘴唇勾起一个坏笑。

“你真的要去?”

“是,我要先熟悉一下你。”

“好,那我们吃完就去。”

于是他们在去恺撒常去的酒吧的路上。

 

You wanna be the one in control

You wanna be the one who's alive

You wanna be the one who's old

It's not a matter of luck, it's just a matter of time

 

 

“你呢楚子航,你平时去什么地方?”恺撒的手指跟着节奏在方向盘上敲击。

“佛罗伦萨国立中央图书馆。”

恺撒的眉毛抖了抖,调笑地看向楚子航。“就没别的了?”楚子航立刻举起相机捕捉到恺撒的这个笑容。镜头里恺撒眉峰上挑,一边唇角弯起一个很浅的弧度,眼睛里只有楚子航。

“以后可能还有你身边吧。”

楚子航说时面无表情,语气也毫无波澜起伏。可说者无心,听者却未必。不知道为什么,恺撒脑子里有一个嚣张的小人冒出来,一脸牛逼哄哄地在他的脑子里写下两个大大的字。

完了。

以楚子航的情商并不能反应出自己说了多撩拨心弦的话,恺撒自己在一边摸摸胸口安抚自己上窜下跳的心。

 

Stand out on the edge of the earth

Stand out on the edge of the earth

Dive into the center of fate

Walk right in the sight of a gun

Look into the new future's face

 

歌是30Seconds To Mars的《Edge Of The Earth》

我很喜欢的乐队的歌。
关于恺诺的关系之后会讲。

总之不是恋人关系。

文里提到的楚子航拍的照片点这里 一张“照片”

其实并不是照片而是一幅画。但是觉得很合适嘿嘿。

评论(2)
热度(33)
2016-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