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恺楚片段截取

从我的旧文里截取了一些片段出来。

高甜。

高甜。

高甜。

没什么,就是想发糖吃。


1.出自《无休》
雪白的波浪撞在黑色的礁石上,溅出无数细小的白沫。海面的尽头绵延到与漆黑的天幕交接之处,海浪股股涌动,在探照灯的照射下仿佛一片片鳞。深深浅浅的黑云在天顶翻涌,气势森然。 
恺撒迎风坐在船头,金发偶尔会飘起来挡住他的视线,该是帝王蟹出锅的时间。 
恺撒的两只手都没空,他将上身后仰肘部撞了撞楚子航的后腰。正在和源稚生说话的楚子航说了声抱歉转过身来,问恺撒:“怎么了?” 
“左胸口的兜里有一个发绳,你可不可以拿出来帮我绑一下头发?”恺撒正在调海鲜酱油,如果忽略他身上的潜水服,他现在专注的神情可以直接去饭店的后厨里,没有一个人会怀疑他的大厨身份。 
楚子航沉默,他很想问为什么不是路明非或者源稚生。可路明非正在一边望天,源稚生听到恺撒的话之后就考到一边抽起了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恺撒又催了楚子航一遍,语气中带着一点挑衅跟他说:“你连这种小事都不会做?” 
楚子航弯下腰去摸头绳,潜水服非常贴身,恺撒胸膛的热度清晰地传达到楚子航的指尖,甚至能隐约感受到恺撒心脏正有力地跳动。楚子航摸到头绳后就立刻将手指抽离,他本来有些凉的手指似乎被恺撒的胸口引燃一般泛起热度。 
楚子航顿了顿,默不作声地帮恺撒绑头发。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之前学校偶尔会派二人一同执行任务,而所有能为楚子航添堵的事情恺撒都很高兴去做。 
其中也包括在恺撒双手沾满血的时候,一脸无辜又眼中写满狡黠地对楚子航说“你能帮我绑个头发么?我不想在头发上弄上血。”楚子航不得不答应,因为恺撒是组长,恺撒可以写楚子航顶撞组长或者不服从管理,总之比给恺撒绑头发更让他窝火。 
楚子航利落地绑好了头发就立刻站到船舷边继续和源稚生交谈。源稚生虽然脸上没有表示心里却十分费解,这两个人不是宿敌吗怎么演起了相亲相爱梳云鬓的戏码?难道他又理解错了这两个人的关系?


2.出自《时间偷渡》
换完衣服后恺撒还从兜里摸出了几个发圈,让他感到些许欣慰的是还好发圈是黑色和灰色这种相对不那么张扬的颜色。恺撒刚准备扎起头发楚子航就放下相机箱过来,修长的十指插进他的发间将头发在脑后拢齐,然后用左手抓住恺撒拢好的头发,右手拨开恺撒的手指取出一个黑色发圈娴熟地绑好一个辫子。
恺撒侧过头看了看镜子,连辫子的高度都恰到好处地符合他的习惯。恺撒转身时楚子航也转身,却被放在一边的相机箱绊了一下倒进恺撒怀里。恺撒不经思考地伸臂圈住楚子航的腰,楚子航也自然地把一只手搭上恺撒的手臂弯腰去拎相机箱。
The little spoon.

3.出自《时间偷渡》
“我需不需要在吃饭前说点什么?你们中国人会说‘我开动了’之类的话吗?”恺撒接过楚子航递过来的筷子戳了一下蛋白里面剔透的蛋黄,打趣着问楚子航。
“食不言,寝不语。”楚子航用伸手勺子把恺撒溏心蛋里的蛋黄挖干净送到嘴里,低头夹了一块西红柿放到恺撒碗里。
“不得不说,楚先生你真体贴。”恺撒低头深吸了一口气,面香涌进鼻腔里。
“多吃点。”

4.出自《时间偷渡》
恺撒挽起袖子对楚子航走过去,隔着吧台俯身过去问楚子航:“需要帮忙吗?”
楚子航抬眼看了一眼恺撒,嘴唇弯起一个极浅的弧度,他用指尖蘸起一点奶油抹到恺撒嘴角上。
“我收拾完之后就做饭,你不要添乱。”
恺撒伸出舌尖舔干净唇边楚子航抹上去的奶油,又开始头痛。
太亲密了。

5.出自《Morning》
罗密欧笑着关上门的时候楚子航的子子孙孙射了恺撒一脸。楚子航很抱歉地看向恺撒并且立刻抽出纸巾帮恺撒擦脸,语气平淡地解释道:“走火了。”
当晚恺撒做的时候十分无辜地给楚子航展示空无一物的床头柜,并解释道他们做的太猛又忘了补货,再三保证不会射进去以后楚子航才勉强同意。
楚子航很愤怒地差点和恺撒打起来:“你不是说不会射进来?”
恺撒学着楚子航白天平淡的语气给楚子航清理:“不小心,走火了。”

评论
热度(30)
2016-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