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时间偷渡【九】

下车之后恺撒和楚子航七拐八拐,终于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恺撒的目的地。这件酒吧的名字是“Non c'è”,楚子航在意大利住了有一段日子,因为工作时总有翻译在身边,所以会说的意大利语不多。但楚子航恰好认识这个词。
“‘没有’酒吧?”楚子航对这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名字表示不解。
恺撒挑挑眉很骄傲地看着招牌,“这是我投资的酒吧,名字也是我想的,很有创意吧?和我去里面……楚先生,你会喜欢的。”
楚子航没什么表情地点点头,恺撒和楚子航不熟判断不出楚子航的意思,全当楚子航这一点头就是赞同。
恺撒觉得很高兴,拉着楚子航的手腕走进去。
这时不过晚上八点半,“没有”的气氛并不是楚子航想象中那么群魔乱舞,装潢都是偏暖色调,倒是显得更像午后供人小憩的咖啡馆。恺撒和楚子航在吧台旁边坐下,立刻有调酒师给恺撒端了一杯龙舌兰上来。
 “你想喝点儿什么?”恺撒把微长的刘海撩了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蓝色的眼睛在吧台昏暗的灯光下像是渡进了酒液,眼底中泛着一点紫色的光晕。
楚子航的脸上闪过一瞬而逝的茫然,但恰好被恺撒捕捉到。
“我不知道该喝什么,你帮我选一个适合我的吧。”楚子航很坦诚,倒是弄得恺撒有些不好意思调笑他。
“那好,我帮你点吧。Zac,给他来一杯Tequila Slammer”
调酒师眨了眨眼睛,手上的动作却没停。“R U sure?Your new lover looks like…”
“He is my partner.”恺撒立刻打断Zac的话,偏过头对Zac皱眉。Zac明白自己说错了话,低头默默调酒。楚子航不是听不懂英语,在看起来和恺撒很熟的Zac吐出‘lover’这个暧昧的词时楚子航就心里一动。疑惑已经发了芽,楚子航暗自猜测恺撒的性向。但毕竟这是恺撒的私事,楚子航无权涉足,连疑惑的目光都克制住,面上依然是没什么表情。“楚子航,你能喝烈酒吗?”
“最多一次是67%vol,300ml.”楚子航停了几秒,回想曾经喝过老白干的经历后报出数据。
恺撒明显被楚子航的风格吓到,不就是随便问个问题么说能不能不就好了?
“好吧,好吧。Zac给他换成Tequila Sunrise,第一次就让他喝这么烈的酒的确不太合适。”
"Zac,Tequila Slammer,please."楚子航冒出这么一句,恺撒惊讶地看了楚子航一眼。
这家伙,这种小事有必要逞能吗?
Zac听到楚子航的话后脸色迅速泛红,“我以为你不会英语……”
恺撒笑笑:“我可没说他不会。”
Zac已经把酒端了上来。楚子航对Zac道谢,但是白人小男孩儿还是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匆匆别过头去目光不敢触及楚子航的眼神。
楚子航贴心地转移话题:“这个怎么喝?”
“一饮而尽,就像烈火从口腔一路灼烧进胃部。我们平时闲聊很少喝这个,只有打赌输了才会喝。楚子航你可以待会儿再喝,你不是还有事想聊么?”恺撒的语气很诚恳。
楚子航也同样很诚恳地捧起杯子一饮而尽,末了还舔了舔嘴唇。
恺撒心说这人怎么着急,说喝就喝都不用准备的。这酒叫地狱射手,入喉会产生极致的烧热感,连恺撒这种喝遍无数酒的人第一次喝的时候也忍不住呲牙咧嘴。
可是楚子航只是眉头微蹙,连极力忍耐的感觉也没有。表情云淡风轻就好像在抱怨“今天天气好热”之类无关痛痒的话题。
“再来一杯和他一样的。”楚子航平静地看向恺撒,再开口时连眉头都已抚平。恺撒看着楚子航这个样子,生出几分想让楚子航多一些表情的心情。楚子航盛怒会是什么样子?恺撒虽然好奇却没有尝试的意思。他冲Zac点点头,对方立刻端了一杯龙舌兰上来。
恺撒很喜欢用传统的饮酒方式喝龙舌兰,这些酒都是从墨西哥买来,他的酒吧里选的酒无一不贴合他的标准,或者说这家酒吧就是为了他自己而开的。
“这个怎么喝?”楚子航指指一起端上来的盐巴罐和柠檬片。
恺撒看着楚子航“好学”的表情,心里捉弄楚子航的想法又窜出来。
“伸出左手。”
楚子航把左手伸到恺撒胸前,恺撒扶着楚子航的手腕往楚子航的虎口上洒盐巴。
“别动。”
恺撒用右手端起酒杯,左手拿着柠檬片。低头舔干净楚子航虎口上的盐巴之后迅速喝干净那一小杯酒,然后咬了一口柠檬片。
楚子航愣住,恺撒的舌头触及到皮肤的一瞬间他差点抬手给恺撒一拳,不过他忍住了。楚子航听说过龙舌兰的喝法,但是记忆很模糊,盐巴倒在谁的虎口上他并不能记得请。恺撒让他别动时的语气又是那么认真,冰蓝色的眼睛里有凛冽的光,楚子航立刻就以为恺撒要做一件大事——楚子航听诺诺说过恺撒对酒的要求很高,那么喝酒的方式一定不会有错。所以楚子航忍耐下来。
但是楚子航不知道,恺撒就是骗他的。
“轮到你了,楚子航。”恺撒主动伸出手腕,楚子航学着恺撒的动作把盐巴洒在恺撒的虎口上,表情严肃得仿佛是艺术家在创作画作时思考如何落笔,其实楚子航只是在想怎样才能让盐巴不洒到恺撒的裤子上。
盐巴的量足够之后恺撒把手腕抬高,楚子航顺势舔上去。
楚子航低下头,温热湿软的舌尖磨着粗砺的盐巴舔过皮肤时,恺撒觉得酒吧力的冷气不够足。
他能清晰地看到楚子航的睫毛在眼下投出小小的一片阴影,看到楚子航因为刚喝完烈酒而脸上泛起的红晕。
Zac看到恺撒的表情,指指自己的脸又摇了摇头。恺撒倒是很骄傲,一副“要脸有什么用”的模样。Zac自觉老板已经是一匹脱缰野马,在中国的草原上自由地驰骋,便不再多言,自己走到一边擦酒杯。
恺撒看了看表,他们已经来了半个小时。恺撒从座位上离开走到墙边,周围的客人立刻会意,两两三三地让开。恺撒拿起嵌在墙上的灯后。把墙从中间“推开”,那把灯便类似于钥匙,拿下来就可以把两边轻松分开。这时有几个服务生上前,各拉着一边向旁边推。两边的墙原来是木制结构,下面有滚轮和滑道,它们被推开之后隐藏在后面的玻璃酒柜恰好被拉出来。恺撒又转动了酒柜正中的那瓶酒,几个帘子从棚顶滚下来,上面画着巨大的龙。
黑色的龙匍匐在冰山上,龙翼从山顶垂到山下。黄金色的瞳孔里流溢出耀眼的光芒——那是整幅暗色的画唯一明亮的地方。
酒吧里的灯光也改变了,红色、金色和白色的灯光交替照射。恺撒在一束白光下站定,手里握着一只空酒杯。
Zac从吧台里出来为恺撒倒了一杯酒,暗色的酒液里掺着金色的冰块,灯光的关系楚子航看不清液体的颜色,只模糊地觉得是黑色之类的颜色,冰块大概是食用色素倒进水里之后做成的,在酒液之间沉浮的样子就像壁画中龙的黄金瞳。
楚子航连喝了两杯龙舌兰,看到灯光下的恺撒一时间有些恍惚。恺撒的金发熠熠生辉,端着酒的样子像是王者一般闲适又不乏君王的威压。酒吧里每个人的目光都在恺撒身上,恺撒真的是一个非常耀眼的人。楚子航举起相机把这一幕拍下来,恺撒总是能激起楚子航拍照的冲动。
恺撒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喝完那杯酒之后所有客人都开始欢呼。楚子航知道比起半个小时前酒吧里竟然多了快两倍的人,但刚才还算安静,现在众人一起呼喊,楚子航才有了这是一间酒吧的感觉。
恺撒回到楚子航身边,小小的吧台竟然也有内嵌结构,恺撒按了一个按钮,台面中间迅速升起一个较小的台子,上面摆了一排与恺撒刚才喝的同样的酒。
Zac和其他侍者也拉出了墙上的内嵌酒柜,所有地方都摆了那种酒。
酒吧里响起摇滚乐来,主唱的声线很像楚子航在恺撒车里听到的那首歌的主唱。
“酒吧的装潢都是我自己设计的,不错吧?还有很多内嵌结构不方便展示给你,等哪天白天我们有时间再给你看。”
“我们偶尔会搞一个主题出来,然后配上主打酒。今天的主题是‘龙族’,刚才我喝的就是今天的主打酒,名字叫‘尼德霍格’,是北欧神话里的龙王。”酒吧里变得嘈杂很多,恺撒和楚子航贴得很近才能让楚子航听清楚他的话。
楚子航点点头,恺撒拿起一杯‘尼德霍格’递到楚子航手里。
恺撒站在楚子航面前,把手搭在楚子航的肩膀上,对楚子航露出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容。
“楚子航,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我是恺楚恺无差别喜爱,ky就不要纠结这些事情了。首先他们都是男人,其次他们两个我都爱。

评论(3)
热度(35)
2016-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