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这里要有一行空格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时间偷渡【十一】

警察楚子航x%*&%*&恺撒

希望大家还没有忘记这是一个三世界线文。

前文

关于这条世界线,第五章有所提及。

第五章

“楚先生,回来啦?”

楚子航对小区门口深夜值班的年轻门卫点点头,裹紧身上的风衣刷卡进门。这个天气穿风衣为时过早,但是楚子航已经没有什么更好的方式掩盖自己的伤势。

左肩上的伤口把白衬衫染湿了一大片,即使在夜晚也能看得明晰,血腥味更是浓厚。还未完全脱离险境,楚子航藏在风衣兜里的右手紧紧握住自己的枪,左手袖子里藏着一把匕首,楚子航随时可以抖出来使用。风衣内兜里还装着一把备用枪,可楚子航的直觉告诉他仍有野兽般的目光锁定自己。

楚子航快步走向自己的别墅,身后有光源突然照射过来,剧烈的白光把整条路都照亮,楚子航止住脚步。他抵住扳机,把匕首握紧。

“楚先生,今儿下午修路了,这小区里不是铺的地砖嘛,几个业主反映总有车过去砖都鼓了,这不要拆么,还没拆完,路上不平,我给您照着点儿,您快回去吧。”

楚子航并未松懈。

他转过身去,看不清保安的面容。楚子航一步步冲着保安走回去,每走一步都把枪握紧一些。

“这几天不安全,你待进保安室,把灯关上再睡。”楚子航出言提醒,肩膀上的血渗到了风衣上,未等小保安回答,楚子航就转身离去。

每靠近家门一步,楚子航的神经都更加紧绷。他的呼吸却愈加放松,楚子航并不感到害怕,相反的,他隐隐约约有些兴奋。可这里虽然是居民较少的新开发别墅区,仍有不少普通人的存在——比如那个保安。

楚子航靠近了自己的公寓,他把枪掏出来,弯腰压低身形让周围的草丛替他遮掩。楚子航迅速地观察了一遍家里大门口周围,然后打开大门。

那种感觉愈发强烈,被猛兽盯住的猎物总会有一种面临危险的直觉。楚子航现在就有这种被盯住的感觉,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猎物。

即使他现在受着伤,血液浸湿衣服,楚子航也不认为自己是猎物,

楚子航的院子里没什么多余的装饰,打开大门以后拐个弯就能直接看到家门——就连这个转角也是原设计里存在的部分。楚子航更加希望自己住在一个能直接看到所有入口的地方。

楚子航在拐角处停了一下。血已经浸到袖口了,楚子航脸色十分苍白,眼神中的锐利却丝毫未曾淡化。直觉告诉楚子航,危险的源头与他只有一个转角的距离。楚子航停的几秒对方并未有动作,应该是为了引楚子航出现。楚子航从来不缺少耐心,但是他一向先发制人。

枪上已经装好了消音器,楚子航走出拐角的一瞬间就看到了门口坐着的人。他毫不犹豫地瞄准那个人,对方却纹丝不动。楚子航对那个人脚边开了一枪,对方才缓缓抬头。

随着抬头的动作,那个人举起了手,楚子航立刻又朝着那个人手边开了一枪,子弹擦过那个人的手臂打到门上。那个人又放下了手。

楚子航看到对方神情中难掩的疲态和眼神里的恐惧,以及对方破烂甚至有些脏的衣着,毫不犹豫地举枪对准那个人的头顶。

“现在杀手都这么敬业么?”那个人是个外国人,到肩膀的金发乱糟糟的,脸上有很多不明的污迹,但是没有血迹。楚子航抬手的时候对方向后缩了缩,双腿迅速屈到胸前,身体在肉眼可见地发抖。刚才他抬手的时候楚子航注意到他的手上有多处薄茧,恰好都是常年用枪的人该有的痕迹。

对方一言不发,但对楚子航的恐惧却很明显。他紧紧咬住下唇,眼神闪躲地看着楚子航。楚子航举着枪紧盯着那个人的动作,在对方要抬起手时迅速在那个人手边开了一枪。

“你……你,是楚子航吗?”对方终于开口,一句话因为恐惧被他说得断断续续,发音里带着外国人常有的生涩。

楚子航点点头。

对方看到楚子航这个动作像是松了一口气,不那么紧张地继续说:“我是恺撒,昂热叫我来找你。我有一个录音笔,里面有昂热对你说的话。”恺撒手指颤抖地在兜里翻找,楚子航在恺撒摸出兜里的东西时踹了一脚恺撒的手腕。这猝不及防的一下让恺撒把手里的东西掉到地下。

“把录音笔踢过来。”楚子航没有多说一句,左手拿着匕首,恺撒有任何异动楚子航都可以第一时间让匕首刺穿恺撒的手腕。

恺撒乖乖照做,把录音笔提到楚子航脚边。楚子航举着枪,用左手迅速地捡起录音笔。恺撒似乎是觉得楚子航这么小心有点好笑,竟然身体颤抖着笑了出来。

楚子航用左手打开录音笔,目光没有从恺撒身上挪动分毫。

“嗨子航,我是昂热。你听到这段录音时恺撒应该已经在你家了,因为一些原因我希望你能保护恺撒一阵子。原因我不能说,希望你可以理解。恺撒失去了记忆,很多事情都无法回答,如果你有什么想验证的事情直接做就好,只要不威胁到恺撒的生命就行。除了这段录音恺撒身上还有一个印记,一个只有你我知道的印记。”

恺撒听到昂热的这段话对楚子航无奈地笑笑。

楚子航盯着恺撒看了一会儿,还保持着与恺撒几米远的距离。那的确是昂热的声音,但楚子航不能仅凭一段录音就把一个陌生人带回家。

“脱衣服。”楚子航需要验证昂热说的印记是否存在。

“什么?”恺撒有些不解,但依照楚子航的话脱掉了自己沾满污渍的上衣。楚子航在月光下打量恺撒的身体,恺撒的肩膀上,在和自己同样的地方,有一个半朽的世界树标记。

这件事情,世界上只有楚子航和昂热两个人知道。楚子航走近一些,盯着恺撒的身上的那个标记。与他肩膀上的如出一辙,每个细节几乎都如同复制上去的一般相同。

一滴血血从楚子航的袖口滴到地上。

恺撒眼神里有点惊讶,“你流血了!”

楚子航收起枪,从兜里掏出钥匙扔给恺撒。

“进去。”

 

 一个影帝恺撒。

评论(6)
热度(35)
2016-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