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时间偷渡【十二】

电话接通的同时恺撒打开了门。
听筒里只响了一声昂热就接了电话,昂热没等楚子航询问就先行开口:“楚子航,我是昂热。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现在恺撒·古尔薇格应该在你家了吧?”
恺撒略微侧过头给楚子航一个苦笑,楚子航用枪头撞撞恺撒的脖颈,恺撒立刻又开始发抖,慢慢扶着门框走进门。
“他只说了他叫恺撒。”楚子航跟着恺撒进去,用脚带了一下门框。厚重的铁门排在门框上的声音又使恺撒轻微地抖了抖身体。楚子航一直盯着恺撒,恺撒完全是下意识地发抖,下意识地恐惧。
“他被人追杀受伤之后失去记忆,听起来很狗血是不是?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他不能待在欧洲,我只有你可以信任,楚子航,请你帮我保护他一段时间可以么?”昂热语气很诚恳,但重点的事情却一句也没有提到。楚子航信任昂热,但对昂热说的话却一句都不敢相信。职业习惯让他不能完全相信每一个人,更何况是如此蹩脚的理由。
“时间紧迫我直接把问题都问完。”楚子航脸色发白,肩膀上的剧痛他可以凭借意志力克服,但是失血却不是靠坚强就能忽视的事情,再任凭血流下去楚子航可能会倒下,到时即便恺撒身手再差,凭借着体力上的差异也可以制服楚子航。
“第一,为什么恺撒会被追杀。第二,为什么他不能待在欧洲。第三,为什么让我保护他。第四,如果你全部不回答,请给我一个保护他的理由。”
“这是我的请求,可以么楚子航?”昂热早有准备,立刻回答了楚子航。
楚子航沉默片刻,目光又在恺撒身上扫了几圈。恺撒仍保持着有些恐惧的样子,但眼神却搁在楚子航受伤的肩膀上。

“我答应你。”楚子航说完就挂掉了电话,手上的枪放到茶几上以表对恺撒的信任。

“谢谢。你的伤怎么样了”恺撒凑上来看楚子航的肩膀,楚子航立刻面无表情侧身地躲开。他与恺撒之间的信任还是过于微薄,连试探都不必白费力气。楚子航的态度清晰明了,恺撒也没有再做多余的事情,知趣地退开。

“跟我来。”楚子航脱掉沾着血的风衣挂到衣架上,而后带着恺撒走向卧室。

“这件是我的房间,隔壁那件是你的房间。你那件的床品在衣柜里有新的,替换衣服明天我去买,今晚你可以先穿我的睡衣。你现在可以去洗澡,十五分钟以后我把睡衣给你送过去。”楚子航已经有些眩晕,这是失血过多的表现。长期训练让他的身体素质高于一般人,但到这种地步也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恺撒看出楚子航的变化,点点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楚子航转身进门,门口的柜子上放着医药箱。他拎着医药箱坐到桌边,血液把布料黏在伤口上,楚子航用后腰别着的刀顺着衬衫裂痕的边缘隔开了衬衫。汗滴从楚子航的额头上滑下来,楚子航一声不吭地给伤口消毒,他咬住毛巾面容扭曲地直接把酒精棉球在伤口上涂抹,剧痛侵蚀了楚子航的体力,此时楚子航的大脑却还在理智地思考。

他对恺撒这个人的疑虑还没有消退,或者说他对恺撒毫无信任可言。虽然已经答应了昂热,但楚子航仍要确保他自己的安全。

那个标志为什么会出现在恺撒身上?

昂热太会拿捏楚子航的软肋。

几年前昂热发给楚子航一张照片,楚子航那个名为“殉职”的刑警父亲的身体上有那个世界树的标志。昂热是如何得到那张照片的,又是如何知道楚子航的存在的。这些事情多年来昂热一直隐瞒楚子航。楚子航对那张照片一直持怀疑态度,但却又视如珍宝。

直到楚子航在父亲忌日的那个雨夜发现自己的肩膀上也多了那个印记。那是楚子航唯一的线索,是支撑楚子航的一根纤细的丝。楚子航多年来一直在那根丝上步履维艰却坚定的行走,只为了追寻父亲的痕迹。

楚子航漠然地看着墙上的照片。昂热给他的只有楚天骄持刀而立的一个背影。楚子航看过很多次父亲宽广的背,父子二人一起洗澡时楚子航也经常会帮楚天骄搓背。但他从没在父亲身上看到那个标志,但那个标志却那样真实。

真实地在楚子航背上隐隐发烫。

楚子航把绷带在身上缠好之后,正好七分钟。还有八分钟的时间,楚子航忍住剧痛去浴室擦拭了一遍身体又洗了头发,即使是这样的痛苦之下楚子航也能把自己处理地很好。他擦干净桌上残留的血迹,抹掉受伤的痕迹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即使这间房子很长时间只有他一个人居住,更长的时间里空无一人,他也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后患。

楚子航敲恺撒的门时正好是十五分钟,恺撒还在浴室里洗澡,听到了楚子航的敲门声之后说:“你直接把衣服放到床上吧。”

楚子航进去把睡衣放好走向浴室。楚子航刚到浴室门口,里面就传来了恺撒的声音。

“还有什么事么?”

楚子航的脚步很轻,里面也的确有淋浴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恺撒居然还能知道楚子航在门口。楚子航对恺撒的怀疑更甚,这个人如果不是演技太好就是在听力方面天赋异禀,无论哪种都足以让楚子航对恺撒加强戒备。

“一会儿我会做饭,你有什么不吃的么?”

“谢谢关心,我不吃蛋黄。”

“好。”

楚子航说的做饭只是做一份简单的打卤面。他大学之后的生活大多是在任务间度过,那些任务不是蛇虫遍布的深山密林就是某某危险分子身边。他自己下厨的机会很少,而学生时代楚子航的餐饮又与食堂和外卖密不可分。他总是能将别人照顾得很好,却很少对自己用心。

恺撒擦着头发从房间走出来,看到桌子上简单的晚饭也露出一种高兴的神情,在吃了一口之后又认真地看着楚子航说:“很好吃,谢谢你。”他的样子太过真挚,给人一种在享受大师级厨师做的料理般的满足感,但实际上只是一碗口味偏淡的面条。

楚子航对恺撒点了一下头,算是对恺撒赞美的谢意。

“我还能再来一碗吗?”恺撒很快就吃完了一碗面,楚子航选的碗不算小,但对于饿了好几天的恺撒来说还是有些少。楚子航端起恺撒的碗又替恺撒盛了一碗。
“慢点吃,还有很多。”

评论(6)
热度(32)
2016-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