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时间偷渡【十三】

清晨第一道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投射到屋内,外面有隐隐约约的鸟鸣声。楚子航把厚重的银灰色窗帘拉开,白色的阳光瞬间洒满整间屋子,他打开窗户,清风和生机一起钻进房间。楚子航有这些的恍惚,一下子还无法适应回到正常社会的真实感。
楚子航整个晚上都几乎没怎么睡,他可以做到迅速入眠,却做不到深入睡眠。楚子航总是会每隔一个小时就猛然惊醒,这是许久潜伏在危险之中的习惯。
一到六点半楚子航就准时起床。洗漱完毕之后轻手轻脚地去厨房做饭。楚子航仍然是煮了面条,一个多月没回家,家里仅剩下一些可以长期存放的食材。
楚子航一个人在餐厅吃饭,即便家里有另一个人,他也很希望保留“一个人”的感觉。没有怀疑和防备的独处反倒让楚子航更加安心。
楚子航很快吃完了早饭,他穿上昨天熨好的黑色西装,得体的剪裁将楚子航的身材衬托得更加挺拔,楚子航仔仔细细地对着镜子梳头发,甚至戴了略带水光的美瞳。身上沉稳的气质因为那双眼睛而变得不那么深邃。
今天楚子航要去述职。任务的机密性要求楚子航不能暴露自己,所以今天楚子航是一个去面试的应届生,这次任务报告便夹在他的“简历”里面,会在应聘时交给他的上级。
夹好装着微型摄像头的领带夹之后楚子航去敲恺撒的房门,屋内却无人回应。
楚子航想大概是恺撒劳累许久还没起床,于是又加重力道敲了三声。屋内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恺撒?”
楚子航察觉到不对,推门进去后发现屋内空无一人。被子叠得很整齐,床也已经铺好了,甚至楚子航借给恺撒穿的睡衣也叠好摆在床边。楚子航在家里找了一圈,没有另一个人的踪迹。
恺撒不见了。
楚子航立刻去找手机,他拿起手机却发现有一条来自昂热的未读短信——别担心。
楚子航读完之后眉头微蹙,昂热的短信让他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这种感觉任何人都不会觉得舒服。而楚子航明明知道让他不舒服的人是谁,却不能做些什么阻止。
“面试”的时间快到了,楚子航无暇顾及恺撒的去向。楚子航给昂热回了一条短信——我出门了,十一点之前会回来,在那之前他的安全需要他自己保证。
楚子航发完就离开家,经过保安室时门卫还与他打招呼:“楚先生要去上班吗?今天穿得很帅啊!”
“被开除了,今天去面试新的工作。”楚子航语气淡淡地回应。
“那祝您面试顺利!”
“谢谢。”
楚子航也希望他的面试能够顺利。
离开小区之后楚子航特地到普通居民区附近选了人流较多的公交站,挤公交这样的事情楚子航不是第一次做,却每次都有一种每个人都身怀绝技的感觉。好不容易挤上去之后楚子航的西装都多了些褶皱,楚子航护好他的公文包打量周围。
从进入人多的地方之后楚子航就有一种被跟踪的感觉,对方的经验很足,楚子航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此时他觉得车上的每一个人都值得怀疑,包括公交车外的车流中,也可能藏匿着心怀不轨的人。
楚子航精神高度集中,确保有危险时能够及时保护“简历”,即使“简历”中的字迹由特殊油墨印刷,需要内部方式才能看清,楚子航也无法掉以轻心。他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转换到这种把自己绷得很紧的状态,这样反倒让他觉得轻松一些。
楚子航提前三站下车,此时这个他久居多年的南方城市的地图清晰地浮现在他脑海中。楚子航拐进一条较窄的巷子里,这条巷子有一个商场的员工出口,从那里进去还有五个可以从其他方向离开商场的出口。楚子航走进商场,在商场里拐了很多次,这家商场的特点就是结构复杂,在建造时就宣称会给顾客“发现”的惊讶感,实际上不过是为了让客人在不断转圈中花更多的钱,只有来过很多次和记住地图的人才能不迷路,而楚子航恰好来过这里很多次,这里的地图清晰地浮现在楚子航的脑海中。
楚子航甚至在经过男装区时帮恺撒买了几套衣服,店主也是潜伏在“群众”中的同事,看到楚子航来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 试衣间有人么?”楚子航随意抓了一件衬衫。
“没有,先生,请来这边。”
楚子航顺着试衣间内部的梯子爬到楼上,这间小储物室连接着商场超市的仓库。楚子航在试衣间里套上了超市的员工制服,楚子航甚至还准备了一双脏兮兮的运动鞋,他把公文包和自己的鞋塞进一个空箱子里,扛着两箱货物往外走,路上还和几个真正的超市员工打了招呼。
楚子航在去地下车库的电梯里换好衣服,对着电梯壁整理好自己的领带。
数字跳到-1时电梯门打开,楚子航踏出电梯门,几乎是在出门的一瞬间抽出刀抵在门口的人的脖颈上。楚子航知道自己没有甩掉那条尾巴,只是在等那个人主动送上门来。
只是楚子航看到面前的人是谁时几乎想直接一刀砍下去。他立刻就反应过来,不是他人上门,而是楚子航自己送上门。
面前是笑得很无辜的,失踪了半天的恺撒。

评论(5)
热度(24)
2016-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