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这里要有一行空格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方糖

夏天逐渐逼近,即使是空调也无法拯救倍感燥热的学生们。接近放暑假,大家的心都随着天气变得十分躁动,一放学班级就立刻走空。我和几个同学要一起去外新开的一家咖啡店吃晚餐,他们说店主做蛋糕的样子非常温柔,说白了不过就是店主长得好看罢了。

当然,我也不可免俗地想看一眼那个长相好看人又温柔的店主。学生时代为数不多的乐趣就是欣赏各种各样可望而不可即的美色。

一路上大家都在谈论老板的长相,我虽然好奇但也有些行为却却。天闷热得很,到了傍晚更加让人喘不过气。比起一个陌生人的容貌如何,我更加关心什么时候能到一个有空调的地方去。我把散落到肩头的头发拨到脑后,露出一截脖颈。

两条街很快就走完了,我们到了这家叫“白森”的咖啡店。落日的余晖被高楼见随,稀稀落落地飘在了咖啡店的招牌上。

招牌的“白森”字样旁有一可黑色的松树,在光斑下泛着暖色的光。我从落地窗向店里看去,里面的灯光夜市暖橙色的。在这种炎热的时节却并不让人觉得烦闷,而是有一种心安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屋内的壁纸和家具都是浅色系。

她们先我一步进店后就立刻奔向柜台,我还站在店外看立牌上隽秀的字体,上面写着“店主今日推荐:抹茶千层饼”,旁边还用绿色荧光笔画了一个小小的千层饼。

大概是见我还在发呆,她们喊我进去。我推开门时听到门上的玻璃风铃发出清脆的碰响声,我的目光循着几个女孩有意遮掩却仍显得欲盖弥彰的兴奋话语声看过去。

老板岂止是做蛋糕时的样子很温柔,他单是站在那里做蛋糕的样子就很温柔。

我用0.1秒明白她们如此激动的原因,然后迅速地整理好自己根本不乱的头发和制服裙的褶子。我的脸突然莫名其妙地发烫……其实也不算莫名,他太过吸引人了,潜意识迫使我变得局促不安,但同时也吸引着我向他走过去。

周围的女生还在喋喋不休,但我却觉得耳边非常安静。我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过去,看到他眼尾流连的笑意时我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那时候我以为他会问我“要喝什么”“你好”之类的话让我们的第一次对白变得平庸无奇。可是他没有,他居然没有。我知道自己为什么激动,但又不明白自己的激动从何而来。女生总会在这种时候有不知从何而来的骄傲,让自己觉得自己是特别的。但是,也许我就是特别的也不一定呢?我怀着复杂隐秘的小心思自己纠结,其实也不过一两秒而已。

因为他的一个笑我的心就怦怦跳得过分,这着实有些丢人。

他和我说:“你的眼镜很好看,喜欢什么口味?”

这太像是搭讪了,所以我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地回答他,带着急促和羞涩:

“谢谢夸奖,你也很好看。”

我看到他也同我一样怔了几秒,然后善意又戏谑地笑了笑。那种介于男人的成熟与男生的天真之间意味不明的眼神,让我又生出几分羞赧,我并不是这样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可是在他面前的这几分钟我却多次不敢撞上他的眼神。同时我还有一点儿恼怒,有什么好这样笑的呢?同时,我也开始猜测他的年龄,28岁还是29岁?有没有到30岁呢?

“想来点儿什么?”他问我。

我们的对话还是不可避免地落于俗套,但是我有千百种方式尽可能地将我们的对话延长。

“意式浓缩是什么,好喝吗?”我抛出了一个略显愚蠢的问题,想试探他的反应。即使我知道这种试探其实是且无聊的,却忍不住去做。

“是一种很苦的咖啡类型,你可以试试玛奇朵。”

“你这里有奶茶吗,什么味儿的比较好喝啊?”

“味道很多,看你喜欢哪种,最近卖的很火的是柠檬奶茶。”

“蛋糕种类多不多?早上做的吗?”

“种类很多,我十分钟前刚做好了几个草莓蛋糕,现做可能要等很久,现在店里比较忙。”

“巧克力奶茶有吗?”

“有,热可可也有的。“

……

诸如此类的对话我们进行了接近五分制,可是实际上,菜单就摊开在我眼前,橱柜在我扭头就能看到的地方。他一直很有耐心地回答我的问题,在我一起来的同学开始还会小声起哄,后来都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他的脸上却一直没有一点不耐烦的神色。

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只要他有一点点不耐烦,我就可以停下的。

可是,他为什么对我这样的客人还这么耐心呢?为什么让店员招呼其他的客人,而他独独来应付我呢?

”我要抹茶千层饼,一个草莓蛋糕和一杯热可可。”

天知道我报出这三个名词的时候在心中多么疯狂地计算卡路里,可是刚刚他说,咖啡有咖啡师傅做,简餐和冰淇淋都是厨师的活儿,奶茶和其他饮品还各有店员去做。从他口中提到的,由他做的就只有这三样。

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就偏执地只想吃他做的东西。我以为我这种心思藏得很好,可是对上他带着笑意的目光时我又觉得被他一眼看穿了。

大人真讨厌。

我的脸变得更烫。

但是这不妨碍我一边用手在脸侧扇风,一边看他做可可。

吧台后面有一个小型的橱柜,大概是为了方便他在里面做一些简单的食物,事实上我觉得也是为了方便我这种如饥似渴的姑娘欣赏他。

他把牛奶倒进奶锅这种简单的动作都能做出一股子温柔劲儿,我的心也如同被他打发的细奶泡一样充斥着绵密的小情绪。他时不时抬头看我,把巧克力倒进奶锅里的时候,还问我要不要来一颗。

他怎么这样啊,怎么这样啊?

这让我怎么直面他的目光,怎么做到不躲躲闪闪。

我呆滞后又快速地摇头,他笑了笑,从柜台里拿出一颗好时给我。

“先吃一个,要不要我先帮你把草莓蛋糕端上来?”

我说不用,他又对我笑。

他的笑让我觉得这家店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其他的人都被屏蔽在我和他的气场之外。

一定是因为店里的冷气不够足,我以为自己发烧了。

巧克力很快化掉,我还没看够他认真做东西的样子,他就已经把一杯热可可端到了我的面前。同时还有草莓蛋糕和抹茶千层饼。我没想到抹茶千层饼的分量有这么足,也许一份千层饼就可以让我吃得很饱了,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切下一小块千层饼递到他唇边问他:“你要吃吗?”

说完我就立刻后悔了,想把手收回来。可是他却立刻抓住我的手腕,不给我抽手的机会。

“好啊。”

他张开嘴,咬下了那块小小的千层饼。

我可能要烧坏了。

这时候我又在想,他是不是和每一个女生都是如此暧昧呢?这样的念头一起来就难以抑制,我迅速把手抽回来,从一边抓过一个托盘就把我面前的东西迅速放到托盘上,立刻扭头离开吧台。

他会不会在我身后笑呢?

我什么都看不到。

一直到晚自习快结束,我还未从羞涩中走出来,脸一直烫得厉害,甚至以为自己是真的发烧了。一起去的同学们告诉我,他平日是个温柔却“高冷”的人,从来不会和顾客做那么亲密的动作。还说,我扭头走了之后他立刻皱了皱眉,好像是恼怒的样子。

他是在气他自己破坏了高冷形象,还是在气我太不矜持?无论哪一种我都不敢细想下去。

终于挨到了放学,却不能从试题中解放出来,还有数学题没有做完,这一直是我头疼的科目。我恹恹地收拾好书包,和每个同学告别。

我的家在和大多数人的反方向,却和“白森”同路。

穿过它在的那条街,再走过一个小巷子,才是回我家的公交站点。

但是我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那家店,大概是因为它在街道里面吧。

鬼使神差,我走到了“白森”门口。

我像白天一样从落地窗向里看,他还没有关店,可是店员都走光了。他在吧台前翻一个小本子,应该是账本之类的东西。

他看到了我,我下意识地想逃走。可是又挪不动步子。

他从吧台走出来,走到门口,推开了门。

“怎么不进来?”

他这话让我没法不进去,是不是?

我跟着他一路走进去,他在前面和我说话。

“白天你一直没再跟我说话,我也不方便过去你那边。”

“我不是对你轻视,或者是别的什么不好的情绪。”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的恼怒,真的是恼怒自己么?

“我只是有点不好意思,我一个大男人,居然会被一个小姑娘弄得失了分寸。”

我本来低着头,听到这话立刻抬起头来。

“白天失礼了,我还在想找机会向你道歉。”

“没想到你就来了。”

“对不起。”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果然是一个讨厌的大人,总是让我哑口无言。其实我们也不过认识了几个小时,我却对他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没关系,是我太唐突了。”我低下头,试图用散落下来的头发挡住自己发红的耳朵。

“我看到你……看到你围着围裙就没有忍住,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我语无伦次地和他说话,手指在裙角上打转,从这个角度我可以看到他修长的双腿和干净的鞋子,他连鞋子的品味都让我觉得很舒服……我乱七八糟地想着,等待他的回答。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和心里的想法,倒了一杯白开水递到我手边。我接过水杯把它握在手心,因为力气太大而骨节泛白。

“你没错,我们不要客套这些了好不好?还有,你撒气可以撒到我身上,不用虐待我的杯子。”他的声音里都带着暖暖的笑意,我慌乱地喝了一口水,然后把杯子轻轻放到吧台上。可是似乎是因为动作太过小心翼翼而适得其反,杯底在大理石台面上发出响亮的碰撞声。

我有些尴尬地抬起头看他,他正在笑。

“我们认识一下吧,我叫叶森。”

“我叫小白,是一中的高二学生。”

我就这么轻易地结识了叶森这么好的人。

我还是不敢问叶森的年龄,但是又很想问,只好用这种方式暗示他说出来。

“看得出来,高一的孩子还没有校服,高三的不会来我这里。我比你大了整整十岁呢,小白。”

原来他才27岁,我松了一口气,也没有差多少。

他问我要不要多待一会儿,我求之不得,点头说好。他要在一边对账,我只好翻出数学题来做,以此浇灭看到他时的悸动。

我很快让自己沉浸在数学的世界中,可是数学题这种东西,并不是想做就做得出来的。我还没做完一道题的他就对好了账,在一边收拾吧台,其实已经收拾得很干净了,现在也该是打烊的时候,但他也许是怕我尴尬,所以并没有赶我走。我很感谢他的贴心,这让我可以再在他旁边多待一会儿。

叶森见我做不出题,放下手边的活儿坐到我旁边。

“我看看。”

我不太想给他看,因为练习册上写了很多我凌乱的演算,我也很不确定自己之前的步骤对不对,但是我也不想错过叶森为我讲题的机会。

我把练习册给他,握着笔眼神飘来飘去,余光中能够看到他认真读题的模样。

“这是选修1-1的题吧?你是文科生吗?”叶森看了一会儿后问我,我点点头作为回答。

“这道题你先代入标准方程……”叶森开始给我讲题,他身上有淡淡的咖啡香气,我一时走神,竟没注意到叶森在说些什么。

他似乎是看出我在走神,用左手食指轻轻敲了敲吧台。

“小白?回神啦。”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从那之后我时常去“白森”,店员都和我混得很熟。厨师齐先生是个游戏狗,咖啡师江小姐有一个很棒的男朋友。

我本以为叶森每天都会那么晚关店离开,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唯一一次那么晚还在店里。那天叶森教了我很久数学题,后来因为没有公交车,叶森又把我送回了家。

他开车时都挺拔地坐在座位上,握住方向盘的手指骨节分明……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骨节分明的手。

叶森好看到我现在想起来那天,都会脸红。

后来每天我都会去白森,叶森也每天都会独自一人在店里等我,然后我们度过两个人的时光,他又会送我回家。

好像在谈恋爱的样子呢。

不过叶森好像没有这方面的想法,这让我有点儿沮丧。在期末考我的数学终于远远超出及格线时,我觉得我是喜欢叶森的。

暑假来了,看起来我似乎没有理由走很远的路来白森,但是这不妨碍我想出办法。

“叶森你让我在这里学做甜点好嘛,我知道你有甜点师资格证,我不会占用太多时间的。”我已经和叶森很熟。抱着他的胳膊试图撒娇,但还是谨慎地控制好我们的距离,不显得太过亲密。实际上我觉得我的秘密已经人尽皆知了,我却还微妙的不想表现的过于明显,又忍不住想做一些亲密的动作来“宣告主权”,女孩子真复杂,我自己也不懂自己。

他无奈地对我笑。

“白天我可以做服务生,你晚上教我就好了,我不要工资。好不好嘛叶森?好不好嘛?”

“怎么可以让你做服务生呢。”叶森把我的手拉开,从橱柜里拿出备用的围裙。

“我只是在想,这样会不会太委屈你。”叶森揉了揉我的头发,说着让我心都可以化掉的话。我倒吸一口皮,拼命把自己从兴奋中拎出来,手指握成拳,用指甲刮掌心提醒自己理智。

“不会呀……和你在一起,我怎么会觉得委屈呢?”我很小声地说后半句,但叶森一定听到了。

他没有说话。从后面帮我把围裙围上,我知道店里的围裙穿法复杂,所以他才帮我,可是这样的姿势好像是他在抱我一样,他身上男性的热气隐隐约约地靠到我的皮肤上,仅靠着这点若有若无的温度我的脸就迅速升温。

“那你今天就开始工作吧,要不要我教你?”

“不用,我已经很熟悉这里啦!”

一个和叶森一起度过的暑假开始了。

我总是忍不住在从他手中接过托盘的时候偷看他,对上他的目光都可以让我欢欣鼓舞好一阵子。

叶森怎么这么好呢?

这个暑假能再长一点就好了,我还没怎么感觉到,就过去了一半。

我本以为叶森虽然允诺了我做服务生,却不会指导我做蛋糕。没有想到在一个不算太热的晚上,叶森把我留了下来。店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本以为他要私底下训斥我今天打碎了一个很贵的玻璃杯,我发誓我绝对不是因为看他看的太过入神了。

他说要教我做抹茶千层饼,因为我第一次来点的就是这道甜点。

这种事情我当然记得,只是没想到他也记得。

我看着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材料一一和我讲解用途和使用方法,像个在严师面前的劣徒一样频频点头。偶尔遇到让人不那么好懂的地方还会让他再重复一次。

我可真能装。

其实我早就会做很多很多的甜点了,不会的跟着食谱也能做得很好。只不过我想给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去接近他罢了。叶森一直把这件事情挂在心上,还挑了这样的时候提前让店员下班闭店,他着实太过细心。

第一部是把面粉、糖和抹茶粉放入蛋盆里打得均匀,我装成了笨手笨脚的样子差点把一点面糊挑出去,叶森果然看不下去了。他站在我身后,把我圈进他的怀里,却没有让我的背靠在他的胸口上。他握住我的手,稍微用了一点力教我打面糊。

这个时候我真的要佩服一下自己的定力,我要用多大的意志力才能让自己不脸红不尖叫,还得克制住我下意识的熟稔动作,来确保自己像个“小白”一样。

“小白,打两个鸡蛋进来。”

我说好,然后倾身向前拿了两个鸡蛋,沿着盆边磕碎,然后倒进面糊里。叶森握着我的手把鸡蛋也打匀。这个时候,我已经快要克制不住自己了。叶森的手很暖,因为平时要做甜点,所以没有戴表或者戒指之类的多余装饰。现在他的掌心完全地包裹住了我的手背,身体也几乎像我们的手一样拥在一起。这样亲密的时刻,我怎么能还有心思做别的事情?

倒牛奶的时候我走了神,不小心倒到了叶森的手上,我立刻去抽纸巾,没想到叶森的手也凑了过来,他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这次是掌心贴合。

我没有错过叶森发红的耳朵,也没有错过自己的心如擂鼓。

“然后……然后我们把牛奶分几次倒进去。”叶森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我一下子笑出声,他的脸更红了。这个比我大十岁的男人,因为握住我的手而害羞成这样。

所以说,他为什么不放开啊?

我几乎能确定,叶森也是喜欢我的。

然后他手忙脚乱地倒黄油,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风度。我看着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大男生一样无措,心里也有了几分骄傲。我由衷地感谢叶森选择了这么一个工序又多又无聊的甜点,让他可以无法掩饰他的慌乱,让我可以尽情欣赏这样的叶森。

他教我过筛的时候再也不敢用那么亲密的姿势握住我的手,我虽然没有占到便宜,却因为他的可爱而心里塞满了甜蜜的情绪。那种感觉不知从何而起,轻飘飘地充盈了整个心脏。

刚做好的面糊需要冷藏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足够让叶森恢复镇定和我聊很多事情,聊那些在我没放假时没有时间细聊,放假了又因为少有两人单独相处机会不能问的事情。

“叶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

他正在切刚烤好的面饼没有回答我,却几乎是下意识地抬头看了我一眼。只是一个简单的眼神,我就有了他喜欢我这样的女孩子的自信。

真奇怪,起初我那么羞涩地不敢同他目光相对,现在直面这种眼神,却只恨不知道自己眼里的感情是不是高过他。

所以,叶森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呢?

 

假期很快就过完了,我迎来了高三,不能再每日去“白森”。

但是我还有手机呀,下课的时候我会和叶森抱怨太累,甚至数学题做不出来的时候拍下来叫他打电话教我。高三都能被我过成这种样子,大家都问我是不是在谈恋爱。

如果真的是在谈恋爱就好啦……可是我还没敢告白呢。

晚自习的时间被一度延长,远远地超过了叶森下班的时间。开学之后我一次都没有在晚自习之后去过,也不敢问叶森是不是还在等我。

我们明明是双向暗恋,我却什么也不敢做。

高三的时间真的很快,还没怎么过就到了一模,我们的城市迟迟不下雪,我的一颗心却被这次考试浇了个透凉。

刚考完我就知道我没有发挥好,虽然这不是高考,但是如果高考也是这个样子呢?

我不敢想象。

这种脆弱的时候我格外需要叶森。

今天考完会有短暂的一天休息,我一放晚自习就几乎是冲到咖啡店。我不知道叶森会不会在,甚至都没有打电话向他询问。我只是希望他在,希望被他拥抱,希望在他的怀里告诉他,我喜欢他。

可是当我飞奔到店门口的时候,我在那个我无数次驻足的落地窗前看到叶森正在和一个一个女人说话,眉眼中有他惯有的温柔。那个女人容貌姣好,年龄和叶森相仿。我像是被捉住了痛脚,想冲进去问他怎么回事,又觉得自己没有立场。

我有什么立场霸占着叶森呢?

看到这幅场景,我甚至觉得自己失去了全世界。

叶森好像看到我了,我立刻转身逃跑。我不想面对他,不想听他说,那个人是他的女朋友,不想听他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可是我跑得太慢了,叶森的脚步离我越来越近。我一边奋力加快步伐,又一边希望他再快一点。但是,我也不希望他能追上我。

如果能让他一直这样和我保持者不会让我难过的距离,是不是会比这种情况好很多呢?

“小白。”叶森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停下,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样子。”

“我想象了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立刻反诘。

“小白……”叶森的语气有点无奈,我感觉到他握在我胳膊上的手腕微微用力,然后我就被他带进了他的怀里。我下意识地想把他搂得更紧,理智却告诉我应该推开他。

“你听我说,她只是一个刚失业女顾客而已。这些天我一直都很晚闭店,就是担心你想来我却不在。没想到今天她会哭着进门,我被吓到了,总不能赶走她,所以才陪她聊了一下,没想到你就来了。”

这个理由真的很牵强,可是我信了。

因为叶森低下头,轻轻地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

“我觉得,我等不到你成年了。”

“小白,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

“从你点了抹茶千层饼那天起,我就喜欢上了你。”

“我觉得你年龄太小,我应该再等等的。”

“可是我等不下去了。”

“小白,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他告白了。

我们的双向暗恋从此都变成了过去式,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的心情。像是心里炸开了烟花,还得是那种几百块钱炸一次的。别误会,我的叶森可不止这么点儿钱,他怎么也得是几个亿炸一次的那种价值。

我的,叶森。

我简直想在心里把这四个字重复几万次。

大概是因为我忘了答复,叶森的脸都快红透了。我踮起脚,轻轻地吻了他的嘴唇。其实我也有点害羞,所以我没有睁开眼睛。

叶森转过头,拉住我的手带我回去。

我是不是又拥有了整个世界?

当然是啦。

我们回去的时候那位小姐已经走了,我开始抱怨叶森的草率,却说着说着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是为了什么草率,还不是为了我,我哪有什么资格抱怨他?

那位女顾客果然是个可怜的失业者,她用吧台上摆着的便利贴整整写了五页自己穷到口红都不买当季新款,以及来夸叶森怎么可以把咖啡煮的那么好喝,并且还在便利贴下面压了四十八。

少了两块,看来是真穷。

“你……你拆开看看,我去厨房收拾一下。”叶森从吧台里拿出了一个盒子给我。我点头说好,目光一直追着他,直到他关上厨房的门。

盒子里装着一条手织的围巾,因为针脚着实疏密不齐,看起来不像是女孩子的手法。还有一个小纸条,上面是叶森的笔迹。

“冬天到了,织了一条围巾给你。总是见不到你,也不忍心打扰你学习。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会不会觉得冷?你从不在电话里抱怨冷,但是我却会担心。”

我立刻围上围巾钻到厨房里,看到面红耳赤的叶森。

“我也好喜欢你啊,叶森。”我走过去,拉住他的手,叶森的手上除了一层细密的汗,他的目光甚至不敢看向我。

“走吧,我送你回家。”叶森像是迫不及待地要藏起来他的害羞,拉着我的手离开厨房。

我和他一起离开,看着他锁好店门。他顿了一会儿,好像鼓足了勇气才转身。叶森帮我理好围巾,捧着我的手呵口气,问我冷不冷。

我刚从暖气充足的室内出来,哪里会冷呢?

我摇摇头,笑着问他:“叶森你当初起店名为‘白森’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会是我们名字的组合呀?”

他拉着我的手揣进他风衣宽大的兜里,天上缓缓飘下了雪花,落在他的发间。

他看了看招牌,又低头看着我,眼里盛着说不尽的温柔。

“大概为了遇见你,所以是这个名字。” 






我不擅长写BG(实际上这是我写文五年来的第三篇)。

也不擅长写甜。

但是我还是仓促又被自己齁到的写完了。

其实还有很多想法,大概之后会完善吧。

因为我真的不太会写。

评论(2)
热度(7)
2016-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