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这里要有一行空格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时间偷渡【十六】

楚子航走到门口,从门禁屏幕上看到了苏茜提着几个购物袋站在门口。楚子航认出来袋子上的logo是早上他买衣服的牌子,但还是用疑惑的语气开口:“请问您是?”

“先生您好,我是北欧商场的员工,来为您送您早上买的衣服。”

“进来吧。”

苏茜进来之后便看到了正在吃饭的恺撒,恺撒也看到了她,坐在餐桌上向苏茜摆了摆手。

“他是谁?”苏茜回以恺撒一个不太热情的微笑。

“我父亲朋友的儿子。”楚子航搬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但是这并不足以打消苏茜的怀疑。苏茜的目光直白地审视恺撒,又与楚子航对视。苏茜敏锐的直觉告诉她恺撒很危险,楚子航的眼神还是一如平常的淡漠,里面没有对苏茜擅自打量的不满,也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欲望,就只是那么看着苏茜。

苏茜轻而长地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购物袋故作轻松地耸耸肩。

“东西送到了,我就先走了。”有恺撒在,苏茜想多说什么也没办法说。

“好,你走吧,路上小心。”楚子航点头,也不做多余的客套。苏茜的脸上闪过失落,楚子航即便捕捉到了,也不理会这其中的缘由,甚至还贴心地帮苏茜开门。

苏茜转头,看了楚子航几秒,喉咙里发出几个犹豫的单音,而后又爽朗地扬起笑容。

“天这么热,你就不要穿这么多啦!我给你也选了几件衣服,在那三个黑色的袋子里,你看看喜不喜欢。我走咯,照顾好自己,子航。”

“你也是。”

苏茜待了不到五分钟就离开,在一边目睹了全过程的恺撒不仅发自肺腑地感叹,世界上竟然还有情商这么低的帅哥。

“楚子航,你不觉得你浪费了自己的脸么?”

“不觉得,对我来说好看的脸反而很多余。很多时候我并不希望自己引起别人的注意。”恺撒停了几秒将不出话来,楚子航说的是实话,也正因如此恺撒才无法反驳。

“你起码应该让那个女孩喝杯水再走,我看她还穿着商场制服,这么热的天她还过来给你送衣服,你就这么急着让人家走,可不是绅士的做法。”

“没什么不绅士的。”

“我说,你看不出来那个姑娘喜欢你?”

恺撒冷漠地瞥了一眼恺撒,眼神里有一丝不满。“我们还没有熟悉到可以谈论对方隐私的地步。而且,我认为既然不喜欢她,就不应该浪费她的感情,让她觉得有希望。”

恺撒心说这怎么能是浪费感情,这明明就是你不解风情啊。但是为了二人的同居生活中,或者是俩人的这顿饭少一点插曲,恺撒没有说出来。

吃晚饭以后楚子航自觉地洗碗刷锅,而恺撒在得到楚子航的允许后从书房里拿了几本书看。好在楚子航的书柜并不像他这个人一样无趣,从难以分类的书来看,楚子航应该是什么书都可以捧起来读的人。楚子航家连电视都没有,书房里除了占据三面墙的书柜就是放在窗边的大提琴,恺撒想不出楚子航还有什么别的娱乐活动。

楚子航刷碗的表情都透着一股一丝不苟的严谨,恺撒看着看着书,目光就从书页移到楚子航的身上。身为一个东方人,楚子航的骨架并不宽大,但是身材却很好,那种力量感即便是套在宽大的家居服下面也难以隐藏。但是从外表上看,楚子航就像是一个人畜无害、涉世未深的学生。

“你真的没事做就去试一下门口的衣服,白色袋子里是你的。”楚子航对恺撒放肆的视线忍无可忍,放下盘子转身敲了敲碗柜,指节在大理石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好。”恺撒也觉得自己过分了,轻咳一声去门口拿了袋子过来。恺撒打开之后看到清一色的黑白灰色调,不知道作出什么评论好。他拿出一条黑色的裤子和一件黑白衬衫,那件衬衫的设计很有个性,从肩膀上淋下黑色的墨迹,后背一半是黑,一般是白,在后腰出还有喷溅出的墨点。它并不因为黑白配色而显得沉稳,而透着一股含蓄的张扬。恺撒一边脱上衣一边回想自己衣柜里的衣服,没有一件是这样简约却不低调的设计,这件衣服穿在楚子航身上似乎也很合适,只是可惜码数偏大。

楚子航擦干手从厨房走出来,看到恺撒裸着上身对自己挑的衣服发呆。

“你不喜欢?”

“我在想你穿我的衣服会是什么样子。”恺撒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然后得到了楚子航对准他的腹部快速一个直拳。杀胚的愤怒就要用杀胚的方式宣泄,楚子航对恺撒积累的不爽终于没有忍住,拎着苏茜给他的衣服进了卧室。

 

“我说,老大你真的会对一个刚认识的人说这么没羞没臊的话吗?你这尺度也太大了吧?路明非说你们是宿敌可信度也太低了点,你们这关系,放到守夜人论坛是要一路飘红的!”芬格尔记下恺撒叙述的事情之后恨不得立刻就去发帖子,一脸微妙地对恺撒笑。

“我也觉得那根本不是我,从头到尾我的表现都太奇怪了。”恺撒正皱着眉揉额角,表情有些烦躁,

“是啊老大,容小弟直言,你这是要绿了大嫂吗?”芬格尔放低声音,凑到恺撒旁边挤眉弄眼。

“你说那个身为模特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奇怪的感觉。”

“什么感觉,难道你突然发现自己变弯了?”

“不是。我觉得我和诺诺并不是恋人关系,所以我才会对楚子航那么逾越。”

“你们的确不是恋人关系啊。”芬格尔一脸莫名其妙。

“你怎么知道?”

“她不是你的未婚妻么!”

“这种时候就不要吐槽了。”

“好的老大,老大你说你觉得和陈师妹不是恋人关系是什么意思?你们是装的吗?”

“我只是有这种感觉而已,我也不能理解为什么我和诺诺会有那种关系,具体的事情我想不起来。或者说,我只有我展现给你的这些记忆,前因后果我都想不起来。我试着回想那个身为模特的我的过往经历,可是却一片空白……我只知道自己是个模特,却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经历。”

“老大,还有一件事情很奇怪,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芬格尔表情认真起来,鼠标滚动到他做了标记的地方。

“你看这里,你说了楚子航自己进小区,和保安打招呼的事情。可是,既然这是你的记忆……为什么会有楚子航单独出现的场景?”

芬格尔抛出这个问题之后,恺撒突如其来地又感受到了一阵寒冷[s1] 就像他从校长办公室醒来的那一天,寒气突然奔涌而至,争先恐后地钻进骨缝。

芬格尔也抱住胳膊上下搓了搓,“老大,你有没有觉得突然变冷了?是不是因为我的问题太犀利了?”

恺撒没有说话,淡淡地看着芬格尔。芬格尔立即意会,坐好继续提问。

“老大,你为什么要装作那么弱鸡的样子,控制那种下意识的闪避动作是很难的,就连路明非这种废柴,我的拳头击过去的时候,他都会一边躲一边用手接住。这个楚师弟的动作再快,也不至于让你躲不过去吧?”

“那个我是真的失忆了。”

“真的失忆了?”

“并不是完全失忆,只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而且那个‘我’似乎被交代了一些事情,迫使‘我’装成那样。“

“有什么事情能逼迫你这么牛逼哄哄的人?难道是……龙?这得是初代种的能力吧!难道老大你又遇到了一个龙王?”

“我不知道,但是那个世界并没有给我尼伯龙根的感觉,所以我也不能确定。”

“这不能确定那不能确定,老大你给出的东西太有限了吧!”

“你手底下有没有能根据描述画像的那种人?”

芬格尔把头发撩得更乱,又把衣服的扣子解开两颗,昂起胸膛对着恺撒。“有这个能力的人很多,但是画得最好的还是要看拿着炎龙笔的炎之龙斩者——芬格尔!”

“好,那你帮我画下来,我们拿去给路明非看,那是不是楚子航。”

“没问题,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方法呢,不愧是英明神武的老大!”




第一卷结束。


评论(5)
热度(38)
2016-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