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笙阁

「写」 被

「作」 单

「设」 弄

「计」 扁

「狮」 粥

© 记笙阁

Powered by LOFTER

蝴蝶骨【第二章】

蝴蝶骨【第一章】

 

老师讲完事情之后喊人去拿军训迷彩服,李湛作为班级里的身高担当,自然会被老师叫去。现在还没分文理,班里男女对半分,老师本没叫白惊杉,李湛却勾住白惊杉的脖子把他一起拉走。

“一起去啊哥们儿!”白惊杉茫然地点点头,顺手把李湛的胳膊扒拉到一边儿去。李湛却毫不自觉,又把胳膊勾了上来。

“老师再加一个人吧,毕竟五十多套衣服不好拿!”李湛冲着班主任嚷嚷,班主任和善地笑笑,说快去吧。

过了午后两点,天突然晴了起来。温度升到二十五以上,李湛和白惊杉靠得太近,身上的热气冲得白惊杉有点不舒服。但是白惊杉没有再推开李湛,因为他知道没什么用,无论他多少次推开这个自来熟,李湛都会再重新搭上他的肩膀。

两个人走在去拿迷彩服的队伍后面闲聊,互相介绍自己从哪里来,说爱吃什么,谈晚饭该吃什么。白惊杉不用思考地报着一个个菜名,和李湛有很多重合的喜好。

前面的男生突然转过头来,笑嘻嘻地打招呼:“我说你们俩,报了一路菜名儿了,饿不饿啊?”白惊杉不好意思地一笑,李湛倒是会贫:“饿了就吃呗,怎么地,想吃锅包肉还是鱼香肉丝啊?”

男生咧开嘴笑得更欢:“吃宫爆鸡丁,你请客不?”

李湛勾着白惊杉走上前,用另一只手捶了一下那个男生的肩膀,“请不了,没钱啊!”

说完之后三人都笑开了,初识的陌生感和好奇感让大家会想要去了解对方、亲近别人,在这种时候是最容易建立友谊的时候,少年的感情总是很简单,几句话聊得很合就可以成为朋友。而这时侯也最容易讨厌一个人,第一眼就不喜欢的人,谁都不愿意委屈自己去迁就。

“我叫纪无解,纪晓岚的纪,解方程的无解,你俩叫啥啊?”

“我叫李湛,李白的李,湛蓝的湛。”

“我叫白惊杉,李白的白,惊讶的惊,杉树的杉。”

“哎哟,小白你这名字够特别的啊!”纪无解把一只手搭在白惊杉肩膀上夸张地惊呼。

“滚边儿去,这叫有文化,懂不懂?”

“懂,懂!你俩怪有缘的,还‘李白的李’‘李白的白’。”

“那可不么,这还是我室友呢!”李湛扬起下巴眯着眼笑,下午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

“你们仨快跟上行不行?磨叽个屁啊。”前面的男生喊他们,语气很不善,表情也一脸不耐。他旁边的人也对三人投以同样直白的目光,三人默契地交换眼神,都没说话跟了上去。这个男生和他的朋友,就属于第一眼就让他们仨不喜欢的人。

班里一共五十三个人,李湛自己拿了十三套,其余四个人每人拿了十套。这五个人中除了白惊杉身高都在180以上,白惊杉虽然纤瘦力气却并不小,拿得很轻松。

刚才那个语气不善的男生和他的朋友走在三人后面,虽然压着声音却用白惊杉能听到的声音说:“这么矮还来个屁。”

在东北,这样的人是要挨揍的。

“我操。”纪无解低骂一声,几乎是立刻把自己手里的迷彩服往地下一甩,撸起袖子就向那个男生冲过去。白惊杉立刻懵了,谁都没想到纪无解的脾气那么躁,别人一点就能着。

李湛身体一歪把迷彩服堆到自己身上,另一只空余的手拉住了纪无解。

“无解,跟这种人犯不上生气,掉面子。”李湛很用力地扯住纪无解,身上的迷彩服有些摇摇晃晃,他从一堆衣服里探出个头冲纪无解眨眨眼。

纪无解回头冲李湛和白惊杉吐个舌头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哎……我,我有点着急了!”

“没事儿,快走吧。”白惊杉也像李湛一样用一只手拿着衣服,弯下腰费劲地够地上的迷彩服。他捡起一套就摞在衣服堆上,很快就堆了二十套在身上。

李湛和纪无解目瞪口呆,迷彩服的分量很重这二十套也得快五十斤,衣服都摞得比白惊杉的头还高出一大截了,可他就那么轻松地用一只手撑了那么久。

“小白你挺有劲儿……”纪无解两手空空,双手不知道往哪儿搁,只好拍拍衣服下摆。

“一般吧,比不上那些高个儿的。”白惊杉冷淡的声音从衣服堆后头传出来,纪无解赶紧上去拿了几套下来。五个人经过这么个小插曲,彻底分成两路回到教室。

回到教室之后老师分发迷彩服,这些衣服的尺寸都差不多,男女混穿且上一届不知道有没有洗过,简而言之就是这些迷彩服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届学生的汗臭熏陶,每个人都抖开衣服后班级里立刻传出呛人的气味,刚从仓库拿出来又带着灰,纪无解刚才扔到地下的那几套更甚。

白惊杉本以为自己可以忍受,可是在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表情纠结地拧着眉毛。班里和他一样的学生还有很多,而且女生占大多数。

“大家现在穿上迷彩服,军训今天就开始了。你们也别嫌弃这衣服,历届都是这么过来的。”非常富有经验的班主任看透这群学生的心思,拍拍手后微笑着开口。

白惊杉低头看看自己的白衬衫,又看了看桌上的迷彩服,用英勇就义的表情套上衣服。纪无解早就穿好了,坐在白惊杉的桌子上瞎乐。

“小白你也太讲究了吧,班主任不是说了么,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去你的,我还嫌脏呢,这叫爱干净!”李湛的表情也和白惊杉一样憋屈,袖子恨不得挽到肩膀上去——即使这套迷彩服是半袖。

白惊杉穿好乐衣服,白衬衫的袖子从黑蓝半袖里露出来,显得非常奇怪。纪无解立刻笑喷,捂着肚子说白惊杉穿得挺别致的。

“闭嘴吧你,我看你也挺别致的!”白惊杉抬头翻了个白眼,不是很想面对自己的造型。 

最近不是很想写同人,把这篇构思了半年的原创拎出来写。这个故事想得很用心,几乎每天都在思考怎么写。

评论(1)
热度(3)
2016-11-22